止宁 - 第1页 小娘[穿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小娘[穿书]》作者:止宁【完结+番外】

    文案一:

    年近古稀的宋老侯爷死了,

    于是他养在京郊的那未过门的白嫩娇软的外室容玉,便成了京城里一块人人垂涎的软肉。

    然,他的那些便宜儿子们不好惹。

    文案二:

    容玉穿书了,穿成一位催化主角感情的白月光。

    养母憎恶他勾引前途无量的主角哥哥,一气之下将他送给了京城里那位年近古稀的宋老侯爷当外室。

    昔日主角白月光,终于一步步沦为权贵玩物。

    穿书而来的换芯容玉:“……”

    ——他得好好巴住他那些有权有势的便宜儿子们!

    【这是一个黑莲花穿成白莲花的故事】

    【排雷,视反馈不定期增加】:HE,1vs1,双性生子,小受万人迷,男女双儿三性别设定……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美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玉 ┃ 配角:新书《朕为将军育龙种[重生]》求预收 ┃ 其它:

    第1章 穿书

    “这事儿也不难!”

    张婆子喝了口烧酒,张嘴就往嘴里丢了两颗地豆,嚼吧着,一双利落的眼珠子转得极快:“那俏人儿尚未过门,左右不过是个养在京郊的没有依仗的外室,如今宋老侯爷享不了这福气,还不让旁人尝尝?”

    对面的男人锦衣丝履,一派风流作态,然他泪堂灰黑,目白滞黄,显是肾气亏虚,沉湎酒色良久,听闻这话,更是火急火燎地给张婆子倒了酒:

    “嫲嫲真有办法?”

    张婆子一笑,并不答话,只又丢了几颗地豆入嘴,猩红的嘴皮子翻搅着,鼻翼那颗深黑的瘊子愈发明显。

    男子福至心灵,咬咬牙从腰际褡裢里摸出几粒金豆子置在桌前,那豆子径长寸许,金光流转,直晃得人眼底花。

    “一点心意——若嫲嫲解我心魔,他日定当重金酬谢!”

    张婆子也不跟他客气,抓在手里掂了掂,摆头一笑:“好说,既是徐大官人求美心切,这金豆子咱婆子涎着脸先拿了,事儿呢,我记下了!”

    她伸出食指戳了戳自己的心口。

    “可平阳侯府那些……”徐昌宗犹自不放心。

    张婆子明白对方担心什么,摆了摆手,宽慰道:“平阳侯府簪缨世胄,根基深厚,还是皇帝姻亲——可这跟那外室又有何干,当初那宋老侯爷悄悄将人置放在京郊就是怕着族里非议,如今老侯爷仙逝,大官人顺手接了这烫手山芋,侯爷府邸上下说不准还得感谢您呢。”

    听闻这话,徐昌宗心里的大石头霎时落下。

    “是我多虑了,嫲嫲说的是。”

    “官人但请安心,你先回去三天,且等婆子的好消息。”

    张婆子颠着金豆,一派胸有成竹的模样。

    徐昌宗大喜,对那些金豆子的心疼之意渐渐淡去,倒不是他出不起这个钱,着实是因为这些时日偎红倚翠,太过荒唐,家中那京兆尹老父终于发了火,恁是断了他的诸多财路,这些还是他从一二好友那里支来的,但倘若能让他得美人春风一度,再多的钱财又何妨,如今,他掏心掏肺都是那张美艳得不可直视的脸,连日日流连的藏春馆都不愿去了。

    ——世间怎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也是命中冤孽,那日他从藏春馆狎妓出来,策马行至京郊一处偏僻的院落,突觉腹中紧迫,正欲下马寻一处隐蔽处解个手。

    正解着裤裆,好死不死顶头上木窗开了,一人从窗户那儿露出个脸来,徐昌宗当场就呆滞在那里了,他自诩饱读诗书,可搜罗了一番脑海,竟找不出一句形容眼前美人的诗句,若是勉强将那些陈腔滥调套上去显是玷污了眼前这位美人。

    徐昌宗就那么站在那里,双目瞠大,竟是失禁了,直至美人发现了他,脸一红,急迅将窗户关上了。他恁是呆傻了快一炷香的时日才回过神来,从此着了魔一般四处打听这位美人的消息。

    这才知道,这位竟是那平阳侯宋老侯爷悄悄藏起来的外室。

    那外室叫容玉,是个双儿,两个月前被楚州太守容家送给了宋老侯爷,老侯爷早些年娶了三房妻室皆是早早病殁,得了个克妻的名头后心灰意冷,后房空虚了几近十年,却不想年近耳顺却又动了心思,只还未等他一枝梨花压海棠,好好尝上一口鲜嫩软肉,双脚一蹬便去了。

    想到这儿,徐昌宗又庆幸起来,也亏得宋老侯爷死的恰好,否则先不说平阳侯府威势,光凭着宋家儿郎那一个个如狼似虎的模样,他哪里敢在宋老侯爷手中谋人,更是半分念想都不可能了,这般一想,徐昌宗觉得那宋老侯爷简直死得好死得妙,死的呱呱叫!庆幸之余不由得瞧了瞧对面那座紧闭的虎头大门的小院,心里的炭火立时又生出了熊熊火息。

    美人如今在干嘛?

    想必又是端着一双水意朦胧的眼睛娇娇怯怯对着窗台,空闺寂寞了吧?

    念此,徐昌宗恨不得立时破门而入,将那美人勾到怀里好好温存一番,也好解去他这些天挠心挠肺的相思之苦。

    ****

    “啊!!!”

    枝头上的麻雀被这声鬼吼鬼叫吓到,哗啦啦飞起。

    一处小院子内,一位白衣少年蹲在一尊水缸前,十指插在如瀑黑发里烦躁地抓了抓,宽袖垂下,露出一段如羊脂玉一般白腻的藕臂,竟是比他身上的湖州缂纱更白得晃目,半晌,他忿忿站了起来,双手再度支撑在水缸边沿处。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