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一点 - 第 9 章 有名之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云清净一怔,悻然松开了手。

    他原以为风醒只是个油嘴滑舌还人傻钱多的冤大头,故而一路上都不怎么待见人家,可不知道为什么,相处的这短短几个时辰里,他觉得此人就像没有喜怒哀乐似的,浮在面上的永远只有从容和淡泊,偶尔的插科打诨也不过浮光掠影,过便过了,不留痕迹。

    云清净从来没有钻研别人城府深浅的本事,也没这个兴趣。

    唯一令他耿耿于怀的,是风醒洞察人心之深,深到让人不寒而栗,就好像他比你自己还了解你自己……不知道是自己多心,还是别人也这么觉得,云清净一时心乱如麻。

    一枚飞镖嗖地窜上天花板,划破了裹成球的绸布,落下缤纷的纸屑,纷纷扬扬,比试正式开始。

    酒性刚烈,唯恐有人狂饮不止,气血冲顶暴毙,比试规定每人只能将酒倒入碗中饮用,胜者便是最后饮用碗数最多且没有醉倒的人。

    众人争前恐后倒酒,皆是一饮而尽,风醒虽也不落下风,可行动还是懒散了些,灵荡峰众人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儿。

    风醒喝了几口,越发觉得此乃绝世好酒,于是喝着喝着就开始珍之重之,每尝一口都要历经繁琐的心绪起伏,才舍得咽下。

    坐在风醒对面的是两名灰袍男子,比试开始前还用兜帽盖住头,如今酒兴大发,便缓缓摘了下来。

    风醒晃了晃手中的碗,瞥见左边的灰袍男子五官深邃硬朗,长相颇有异域之风,相比而言,右边这位倒是粗犷多了,愣头愣脑的,于是好奇问:“二位可是北原人?”

    右边的灰袍男子先是警惕地抬起眉头,在左边人的提醒之下又收敛了几分敌意,左边人朝风醒点点头:“这位兄台眼光不错,我们兄弟二人确实是从北原而来。”

    “哦?好巧,”风醒来了兴趣,“早年我曾去北原游历过,如今回想起来,最惦记的还是北原的草原蜜,虽然带一个蜜字,却是一种烈性极强的酒,与这客栈里的酒倒是有几分相似,可惜当时我只来得及喝上一壶便离开了。”

    灰袍男子见风醒同他们聊起了家乡之事,莫名情绪翻涌,暂时放下了防备之心,左边人友善地笑了笑:“在下复姓宇文,单名一个海字,右边这位是我的好兄弟,阿元,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风醒,众醉独醒的醒。”风醒举起碗来,敬了宇文海。

    “好名字!倒是应景得很!”宇文海回敬,一饮而尽,将碗底朝下以示诚意,笑道,“不瞒风兄,草原蜜在我们那儿还有个别名,叫一杯倒,风兄竟能喝完一整壶,看来今日是要喝遍全场无敌手了!”

    风醒轻笑一声,随手捞过一瓶酒来替宇文海斟上,阿元不放心地凑到宇文海耳边:“少主,这酒太烈了,咱们可不能喝太多啊……”

    风醒听得一清二楚,倒是面不改色,宇文海笑着让阿元放宽心,继续与风醒有说有笑,仿佛不是在比试,而是有朋自远方来,当以酒会友。

    不远处,祥瑞懒洋洋地趴在云清净背后,见风醒与两个陌生男子喝得正酣,羡慕道:“主上你快看!风公子比试的时候还有闲心去勾搭别的男子!我要去拜他为师!”

    云清净:“……”

    云清净将祥瑞从背上扯下来,嫌弃地丢到一边:“你等着吧!我回到蓬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跟净莲尊者商量一下,把你卖到鹤林去当童养婿!”

    “什……什么!鹤林住的都是一群泼妇!我不去!主上你不能这么对我!”祥瑞反抗起来,扑回云清净怀里死缠烂打,云清净唯恐他声音太大,被别人当成了妖怪,压着嗓子斥道:“闭嘴!嫌不够丢人是不是!”

    “哼,主上你要是再欺负我,我就立马变成女人去勾引风公子!”祥瑞公然揭竿而起,还抛出了一句大逆不道的狠话,随后还自顾自地犹疑道,“不对……万一风公子喜欢男人怎么办?”

    “你……”云清净额角青筋爆出,“找死——!”

    祥瑞打架就是个半桶水,但在逃跑方面极有心得,趁着云清净拧断他的脖子之前,扑腾翅膀飞去了二楼,云清净震怒,正想满屋子逮鸟,却一眼望见了白天那对主仆。

    走廊上,涯月正推着自家小姐缓缓向前,迎面猝不及防飞来一只丹顶鹤,吓得主仆二人险些叫出了声,慌乱间,一股稀薄的妖气渗了出来,云清净怔在原地,没有轻举妄动。

    云清净攥紧了腰间佩剑,目不转睛地盯着二楼的玄衣女子,她将轮椅的木刹提起,恬静地坐在原处,因为栏杆的高度与人坐着差不多齐平,她只能在木条之间来回张望,眼里充满了新奇和向往。

    “涯月,你看见左下方那几个人了么?”玄衣女子指着风醒的位置,“旁边的人几乎都喝趴下了,就剩他们几个,顶多不过微醺,尚且如此怡然自得,实在是厉害!”

    涯月难得见到小姐兴奋的模样,欣慰地点了点头,然而当她真正将目光移向酒桌的时候,风醒正在仰头畅饮,刹那间,涯月感到脑海里山崩地裂,她轻扶着轮椅的手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

    玄衣女子察觉到什么,回头望着涯月:“你怎么了?”

    涯月惊慌失措,目光在风醒身上游移不定,只僵硬地摇着头:“没……没事……”

    云清净跟着瞧了过去,只见风醒对面的灰袍男子终是抵挡不住,撤了酒碗,甘拜下风,一场喧哗的酒宴终于落幕,胜负已定。

    未等云清净反应过来,身后的灵荡峰弟子就猴急地扑上前去,个个哭爹喊娘地将风醒团团围住,涕泗横流。

    “赢了吗?我们赢了吗?谁来打醒我!简直像做梦一样!”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哇!风公子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

    宇文海醉意渐浓,好在还算清醒,倚在桌边对风醒抱拳:“恭喜风兄!”

    风醒已然淹没在人群之中,众星捧月、披花戴彩,浑身落满了五颜六色的彩屑,完全看不清神情变化。

    楼上的玄衣女子觉得甚是有趣,正想再往前探出脑袋,涯月忽然神色匆忙地将她推走:“比试已经结束了,小姐还是早些回房歇息吧,明日还要早起呢……”

    “哎……涯月!”玄衣女子委屈地拍了拍扶手,却又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频频回头,妄图抓住这最后一丝的热闹。

    涯月冷汗直冒,迅速将小姐送回了房间,心虚地替她倒上一杯热茶:“小姐……我……我还有别的事要去做……你好好休息!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

    玄衣女子愣愣地接过茶杯,乖巧地一颔首,涯月便提了一口气推门而出。

    云清净刚瞧了一眼风醒的热闹,再抬眼,那主仆二人又不见了!

    云清净匆忙绕过拥挤的人群,刚迈了一阶楼梯,大门外突然冲进一群盔甲兵,鱼贯而入将大堂重重包围,每踏一步就像要震碎大地,手中操持着锐利的长矛,刮起一道呜咽的风。

    堂内众人当即溃散开来,不乏一群耍酒疯的,客栈老板娘吓得花容失色,急忙迎了上去:“这……这是出什么事了?官爷们怎么来了?”

    为首的校尉赫然亮出官府的令牌,喝斥道:“都给我听着!官府正在全天鸿城搜捕北原叛党,现在要清查整个客栈,识相的就留在原地待命!”

    “给我搜!”校尉一声令下,官兵即刻混进人群,拿着画像四处认人,下手没轻没重的,好似一帮土匪,搅得客栈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云清净见他们胡乱推搡平民百姓,气不打一处来,结果转眼就瞧见一群被酒蒙了心智的烂酒鬼朝官兵们扑了上去:“来嘛!陪小爷喝酒嘛!别凶嘛!你怎么比这酒还烈……”

    “……”云清净哭笑不得,怒气也被眼前滑稽的场面压了下去。

    奈何有人欢喜有人忧——阿元赶紧扶起宇文海向外逃窜,然而客栈的前后门窗都被官家封死,无路可走,眼看官兵越来越近,忽然有一双手将宇文海拉去了角落。

    宇文海定睛一瞧,勉强松了口气:“风兄?你……”

    “嘘!”风醒示意他别说话,将他掩护至楼梯间,“去二楼找个地方躲起来!”

    宇文海不曾想萍水相逢也能援手至此,心中感喟:“风兄你……信我?”

    那官兵的画像上正是宇文海一张英俊的面容,风醒并不瞎。

    风醒没有应声,只是决绝地将他往楼上一推,宇文海心怀感激,迅速与阿元交换了一个眼神,便独自佝偻着身子向上逃去,正巧与云清净擦肩而过。

    云清净见此人鬼鬼祟祟,恐怕就是官兵要抓的人,正欲追上前去,岂料风醒忽然从背后抱了上来,愣是将他从楼梯上拽了下来!

    “仙……仙尊……陪我喝酒嘛!”风醒厚脸皮地蹭了上来,半睁着一双醉眼,学着大堂内其他酒鬼的模样,跟没了骨头似的拼命往云清净怀里钻,云清净被他堵在墙边,慌忙道:“你、你个酒疯子!赶紧给我让开!”

    一旁的阿元虽是瞧得目瞪口呆,但幸好有风醒在,机智地缠住了这个没有眼力见儿的仙门子弟,否则他家少主可就麻烦了。

    风醒见云清净气急败坏,觉得越发赏心悦目,竟还胆大包天地伸手一勾云清净的下巴,两人的脸几乎要抵在一起,云清净大惊失色,当即狠踹他一脚:“叫你滚开!!!”

    风醒闷声吃了这位灵荡峰大师兄的一记狠踢,却是岿然不动,云清净这才意识到风醒比他高出了大半截,自己的视线只能与人家的肩膀堪堪齐平,而且这酒疯子虽然看起来精瘦,掐住他的臂膀时却如同掐住了一块铁!

    这厮竟跟一堵墙似的挡在了跟前!

    .

    玄衣女子听见屋外动荡,心绪不宁地将茶杯打翻在地,还不慎烫伤了手指。

    她将轮椅往前拨动了半圈,想伸手将茶杯捡起,奈何双腿根本使不上力,一咬牙,竟整个人往前倾倒,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茶渍瞬间将她的袖口沾湿。

    女子狼狈地趴在地上,屋里一片空寂,她放弃了挣扎,只伸出手去抓住自己毫无知觉的腿,一时间思绪万千,眉间尽是凄凉。

    “嘭——!”

    房门被什么东西猛然撞开,玄衣女子惊恐地仰起头来,只见屋内闯进了一个陌生的灰袍男子!

    ※※※※※※※※※※※※※※※※※※※※

    下一章周三见

    笔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