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一点 - 第 6 章 有名之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愈往深处,妖气愈是弥漫开来,一帮仙门子弟在林间打得欢畅,刀光剑影飞掠,剑柄都挂着整齐划一的雪莲果剑穗。

    一瞧就知道是不归山西山岭的弟子,一个比一个长得贼眉鼠眼——至少在灵荡峰弟子的眼里是这样的。

    两派掌门倒是交好多年,偏偏门中弟子不怎么对付。往年一次山中扫荡,灵荡峰与邪魔歪道鏖战多时,不曾想这帮西山岭的狗腿子半路跳了出来,二话没说就将妖魔掳去邀功,气得两派大打出手,一点情面没留,多亏了两派掌门后来亲自押送这帮弟子,去对方那儿摁头认错,这事才算了结。

    不过这帮仙门子弟年轻气盛,免不了有几个是记仇的,所以今日遇上西山岭弟子除妖,陈清风等人逮着机会就杀了进去,将妖怪都抢回了自己的锁妖囊里。

    三方混战,前有龇牙咧嘴的妖怪,后有痛骂“臭不要脸”的同道中人,陈清风挽了个剑花,挑起一个西山岭弟子的锁妖囊就往山沟里扔,气得对方大师兄“嗷”地一声扑了上来,佩剑一扔就开始拳脚相向:“陈清风!我要去苏掌门那儿告你的状!”

    王清水趁机往人家大师兄屁股上踢了两脚,露出比妖怪还嚣张的神情:“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叫你们当年抢我们的妖怪!叫你抢!叫你抢!”

    西山岭:“不准踢我们大师兄!”

    灵荡峰:“不准凶我们三师兄!”

    云清净初来乍到,不清楚其中恩怨,见他们乱作一团,妖精趁机四散,气得一个旋身,踏着树枝跃至半空,敞开锁妖囊,当即灵光大显,能抓一个是一个。

    这群不知从何而来的妖魔,神色匆忙,迁徙似的倾巢而出,修为不足还不懂得收敛身上的妖气,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走在山路上——这太奇怪了……

    虽说不归山千峰百嶂,周遭灵力充沛,万物向荣,是绝佳的栖身之所,可毕竟住着大大小小的几十户仙门和村落人家。

    非我族类,谈不上一回生二回熟,妖族就算觊觎人族,那也不敢轻易造次,多半都藏在某处洞穴里,不会轻易示人,何况还有一帮打打杀杀的仙门子弟四处闲逛,今日怎会冒着极大的风险出来见光?

    是遇上了什么事,不得不跑出来?

    莫非跟那一股强大的魔气有关?

    云清净挥出灵剑,回肘击打在一个妄图背后偷袭的小妖胸口,剑锋陡然扫过眼前,云清净扼住小妖的脖子:“说!从哪儿跑出来的!”

    小妖吓得连翻几个白眼,亮出一口歪七扭八的牙,咯吱咯吱道:“无……无名崖……魔……魔头……”

    无名崖?

    不归山乃是中原第一山,有包罗万象之气魄,最为陡峭的地方断开了一道天堑,浑然天成,那断崖下探万丈深渊,没人知道底下是山是水,一旦坠入,耳畔唯有冷风呼啸,云雾侵袭,脑海里只剩下“死无葬身之地”一说。

    没人敢轻易靠近,也没人敢替这断崖取名字,久而久之,“无名崖”便叫开了。

    云清净五指扣住小妖,一把塞进了锁妖囊,翻身落回地面,朝右上方一望,果不其然,还有一些落单的妖魔从无名崖的方向逃了出来。

    云清净见这帮窝囊废的仙门弟子打得不可开交,心想,打吧打吧,打死最好,正好省了拖累,到时候他一个人下山送信,再找到《千诀录》回蓬莱,甚好!

    他抱着这番心思用轻功荡开几步,仅仅几步,眉头就已经拧作一团——眼前莫名浮出苏云开一张比霜茄子还衰的脸,道:“凡事务必要三思而后行……”

    啊……

    真烦人……

    与我何干……

    王清水狗急跳墙的本事有增无减,一口咬住西山岭弟子的肩头,惹得对方痛骂一句:“你属狗的啊!”

    “那你他娘的先松开我裤腰带!”王清水和对方扭打在一团,陈清风趁机束好锁妖囊搁在腰间,正要上前营救,一道蓝光倏然闪现,云清净一人一巴掌,强行分开了两派弟子!

    “嘶……就不能换个地方打嘛!嘴肿了又要毁容了!”王清水捂着嘴角嚷嚷起来,陈清风赶紧让他先把裤腰带系好,以免看上去不成体统。

    西山岭的大师兄见云清净也穿着灵荡峰的蓝袍,人却看着面生,不客气道:“喂!我看你也是个明事理的人,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你们灵荡峰的人莫名其妙跑过来抢了我们的妖怪,该怎么算?”

    云清净轻蔑地瞟了他一眼,清念师弟在身后忿忿道:“云师兄!他们以前还抢过我们的妖怪,之后更是贼喊捉贼,打伤了我们好多师兄弟!”

    云清净眉头越皱越深:“都是仙门子弟,谁抓妖怪不是抓?”

    “可不是这个道理嘛!”西山岭大师兄见缝插针,“不过要是你们愿意磕头认错,再把锁妖囊让给我们,大家也许还能和和气气的……”

    电光火石之间,这倒霉的大师兄被一拳撂翻在地,门牙飞出一块,满嘴像是炸开了一朵血花。

    云清净揉了揉拳头,王清水第一个拍手称快:“打得好!打人就该打嘴巴子!”

    .

    无名崖的煞气源源不断地涌出,崖壁上似乎有什么妖魔的巢穴被捅了个大窟窿。

    十三浮在半空,亲眼看着窟窿里的老树精轰然倒下,枝叶迅速枯萎,逐渐被煞气腐蚀,留下满眼狼藉,他转身朝风醒飞去:“君上,这老树精是赤魈旧部,脾气古怪,不肯提及当年仙魔大战的事实属正常,您何必跟这老古板一般见识?这下可好,您一出手,方圆数里的妖怪都被您给吓跑了!”

    风醒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不轻不重地瞥了十三一眼:“正好眼不见为净。”

    十三追着风醒回到断崖上:“不是……君上,妖怪跑了不要紧,要是把那些仙门弟子引来就不好了!”

    话音未落,崖口处传来一声呼喝:“快!跟上!妖魔就是从这里跑出来的!咱们两派说不定能一起逮一个大的!”

    风醒:“……”

    十三:“……”

    风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拍着十三的肩:“没想到你这区区一根毛也能继承乌鸦嘴的本事啊……”

    十三欲哭无泪,生怕君上又招来一阵风将他吹跑,正要解释什么,前方蓦地涌出一众蓝衣、绿衣子弟,挥舞着手中长剑,目光在崖上胡乱扫视。

    “君上快走!”十三绷紧了神经,十指唰地长出了铁钩似的东西,故意搅动周遭风势,卷起飞尘,将所有仙门弟子引向一边,未等风醒拦下他,业已杀了上去!

    陈清风见来者人模人样,浑身覆满浓重的魔气,锋利的爪子像是要撕开空气似的,惊呼:“大家小心!这妖魔修为极高!不好对付!”

    十三冷哼一声,双眸倏然长满银色细纹,抄起一名西山岭的弟子就往巨石上砸了过去,骨骼碎裂的声响让所有人都闻之色变。

    祥瑞急忙飞向云清净:“主上你说的没错!这里果然有魔!”

    云清净哪里有心思听祥瑞废话连篇,手持灵剑,一声低喝后纵身踏上祥瑞,借力跃上前去,十三刚用爪钩抓住了王清水,还未嵌进皮肤之中,一道剑气猝然袭来,将他肩上的羽衣划破,肌肤瞬间破开一条血口!

    “总算有个能打的!”十三不得已丢开王清水,恶狠狠地瞪向云清净,其余子弟慌忙将王清水拖到一旁,再一抬头,眼前蓝光和黑雾迅速裹挟,火花四溢。

    风醒在崖边岿然不动,诧异地望着那道灵动的蓝色身影,莫名有些恍惚。

    ——“死后能落叶归根,也不失为一种圆满,不是吗?”

    ——“既是如此……那就多谢仙尊了…… ”

    风醒瞳孔骤缩,仿若置身于岁月流转之初,耳畔一片空寂,再回过神时,十三被云清净一掌击退数米,踉踉跄跄,风醒不等他站定,从斜后方冲了上来。

    十三见君上这一掌要将他磨成粉末的气势,登时吓软了腿:“???”

    等等……

    君上这是要打我吗?

    君上打我干什么?

    我应该站着挨打吗?

    风醒先云清净一步靠近十三,暗地使了一个诡秘的眼色,云清净气息紊乱才迟了一步,他提剑赶到时,只见十三仰天暴喝,怒发一掌将风醒打出了万丈悬崖!

    云清净脸色惊变,没有丝毫犹豫,劲直从十三身旁掠过,追着风醒伸出了手。

    十三瞬间化作一片黑羽毛,在疾风相助之下飘远,消失不见,众弟子这才敢往前追了几步,可眼前毕竟是无名崖,稍不注意就会粉身碎骨,众人的脚步变得犹犹豫豫,似灌了铅。

    生死一瞬,云清净完全没工夫关心自己,一心想着救人,扑倒在崖边的刹那,总算抓住了他!

    “呃……”云清净咬紧牙关,手肘生生硌在崖边锋利的岩石上,碎石滚落,风醒仰起头来,双臂之隔,他终于看清了眼前人,一如当年……

    风醒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内心汹涌澎湃,复杂的情绪毫无保留地侵入四肢百骸,将一颗心从泥沼深处托起,从此再也不惧那永夜寒沉。

    云清净方才和十三一战,消耗了不少气力,有些支撑不住了:“喂,你愣着干什么!不想死就抓紧了!”

    风醒立即反手抓住了云清净,另一只手暗地往下一推,魔气外凝于掌心,不动声色地施加了一个向上的力,云清净趁势发力将他拽回了崖边。

    奈何惯性作祟,云清净一个没站稳,向后一栽,风醒匆忙将他拉回怀中——

    云清净方才用力过猛以致眼冒金星,正晕头转向,只觉眼前这人将自己的手愈握愈紧,伴着一句温柔的低语在耳畔响起。

    “多谢仙尊。”

    ※※※※※※※※※※※※※※※※※※※※

    下一章周六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