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一点 - 第 4 章 有名之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入夜,灵荡峰微风轻拂,花叶摩挲发出“沙沙”声,山间灯火稀疏,一片静谧,禁地前却多了一个晃晃悠悠的人影。

    云清净听着脚下踩过的枯枝烂叶的声响,心中烦闷,他摊开双掌,调动周身灵力,只有薄薄一层蓝光在指尖萦绕——今日聚灵成剑不过昙花一现,刚才在苍穹殿里更是强弩之末,若非及时收场,保不准破绽百出,被人家当场笑话。

    如今误打误撞恢复了记忆,昔日回忆蓦地涌了上来。他只记得当初被困在万劫不复深渊,数道强光来袭,转眼间便失去了意识,再度醒来是在灵荡峰的一间小屋里,好几个脑袋凑上前来,又惊又喜地打量着他。

    “掌门你看,这小子醒了!”

    “喂,你是什么人啊?一没伤二没病的,怎么就晕倒在了山林里呢?”

    “他好像不会说话啊……”

    “这玉佩上刻的是你的名字吗?哎嘿,咱们还挺有缘的,都是清字辈,掌门不如将他留下来吧!”

    ……

    蓝光褪却,云清净握紧了两个拳头。

    .

    他重新回到了禁地洞口,看见木灵阵在夜色中闪着点点荧光。

    虽说这里叫做“禁地”,其实无非是一个小山洞里关了一群倒霉催的妖怪,众弟子除了每日寻山顺路过来瞧瞧,别的时间也没兴趣搭理,所以无人看管,以至于此处寂寞如雪。

    狐妖透过木灵阵看见了云清净,壮着胆子唤了一句:“哎?这不是小郎君嘛!”

    云清净想起白天的事,不情不愿地应了声:“没长记性?想让我送你去见那头黑熊精?”

    狐妖只好咬着舌头溜回了洞里,云清净忿忿地靠着一旁的青石坐下,手里握着颈前的玉佩,反复回想今日之事——

    他先是被黑熊精打飞在地,千钧一发之际,玉佩显灵,记忆忽然冲破什么阀门,潮涌而来,随后便是灵气暴涨,冥冥之中产生一种力量,助他扫平眼前威胁。

    想来想去多半是这块玉佩护主心切,才会不小心破了封印……

    云清净将玉佩攥得更紧,黯然道:“娘,你留下这块星宫蓝玉,也为了护我周全吗?”

    恍惚间,眼前豁然出现一方清池,周围长满茂盛的仙花仙草,他觉得自己像被谁抱在怀里,随后轻柔地放在了一片莲叶之上。

    ——“你这又是何苦?难道就不能重新开始吗?”

    那声音听起来极为焦虑,云清净稍稍侧过头,看见了年轻的灵上尊者。

    师父……

    “君袭,我这一辈子做的错事太多了,回不去了……”女子略显伤情,她的声音听起来极虚,像是受了什么重伤。

    云清净在莲叶上挣扎起来,却怎么也看不真切,只见那女子隐约抡起一架古琴似的东西,在岸边“咣”地一声,砸了个稀巴烂,碎屑泛起蓝光。

    紧接着,一块冰凉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胸膛,他终于看清了女子的脸,英气的面容却苍白似雪,唯有犀利的眉锋和坚定的眼神,永恒地留在了记忆之中。

    “清净,是个好名字……”灵上尊者翻看他颈上的这块碎玉,喃喃自语。

    “愿他一生,至清至净,哪怕做个普通人,至少还能逍遥自在,就像他爹那样……”

    洞内传出“咚”的一声,云清净猝不及防被拉回现实,回头一瞧,洞内这帮精力旺盛的妖精们竟然起了内讧,瞬间打作一团!

    “哎哎!你们在干什么!都反了吗?”云清净在洞外一声呵斥,奈何无人搭理。

    狐妖骑在一个豹面人肩上,伸长尖锐的十指,毫无章法地挠着人家的头,那豹面人不堪示弱,故意向后倒去,狐妖“咣当”撞上墙,顿时眼冒金星,被豹面人一手扔了出去。

    其他狐妖姐妹也接连不断地扑了上去,抓住几只雀妖的翅膀,胡乱掰扯,滚作一团后又将豹面人和他的同伙撞进了墙角,场面极其混乱,彼此骂红了眼。

    垫底的还有一只丹顶鹤,被踩得全蔫儿了,嘴里嚷嚷道:“各位妖哥妖姐饶了我吧!”

    “小鹤妖,你到底站哪边的?”

    “我……我站旁边可以吗?还有,我不是妖,我是仙啊……痛痛痛!”

    云清净贴着洞口左右走了好几个来回,总觉得那丹顶鹤眼熟至极,奈何洞内昏暗,只有一座孤零零的烛台,火光还被打斗带起的风吹得摆动不止,看不真切。

    丹顶鹤几乎被踩扁贴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泪流满面,抬头一见洞外的云清净,当即惨叫道:“主上!主上救命啊!我是祥瑞啊!”

    “祥瑞?”云清净乍一听没想起来,只觉这妖怪取名字还真不要脸,后来不知怎的,恍然大悟,赶紧将木灵阵撕开一道口子,气势汹汹地冲了进去。

    “住手!”云清净暴喝,妖精们立马吓得躲回了自己的窝,胆战心惊地望着他,连木灵阵敞开了一条口子都没法勾起他们逃跑的欲望,生怕像白天那样,连个全尸都保不住。

    丹顶鹤的嘴巴已经嵌进了泥地里,云清净赶紧将他拔了出来,此时,狐妖在角落里举起手来:“大人,我要举报,刚才那臭豹子骂了你!”

    豹面人:“???”

    云清净将奄奄一息的祥瑞抱在怀里,问:“他骂我什么?”

    年幼的雀妖举起手来:“大人,我也要举报,是这狐媚子先看上大人你的美貌,说出去之后要吸你的精气!然后豹大哥替你辩解了几句,说长相顶个屁,还夸你瘦了吧唧还凶了吧唧的,吃起来肯定不美味!所以我们就打起来了!”

    狐妖:“……”

    豹面人:“……”

    云清净:“???”

    木灵阵修复如初,洞内的妖精都已经安安静静、本本份份地待在自己的窝里,每个脑袋上都挨了一拳,逐渐肿成了大倭瓜。

    丹顶鹤总算倒过气儿来,还在洞外对里面的妖哥妖姐们挥手道别,随后飞去云清净肩上:“主上啊主上,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还是这么暴戾?枉费辅尊一番苦心哟……”

    “师父?师父怎么了?”云清净一把将它揪住。

    “咳咳……”祥瑞扑扇翅膀表示抗议,云清净只好松了手,听他道,“主上高居仙主之位,结果错手杀了一帮纨绔子弟,按九重天的律令,是要被打下万劫不复深渊的!多亏辅尊大人挺身而出,抢先封印了你,再送去人界,才免去了灰飞烟灭之刑!”

    云清净心有愧疚:“师父果然是相信我的……是我不孝。”

    祥瑞收起羽翅,一屁股坐下:“主上放心,辅尊时时都记挂着你呢,不然也不会派我到人界来找你!”

    云清净瞥了他一眼:“所以你找我找到妖怪堆里去了?”

    祥瑞心虚地跳到一旁的石头上:“这……说来惭愧啊,我被辅尊从蓬莱丢出来的时候,正巧赶上每年换羽的季节,仙力失了大半,落到了人族的集市上,结果你猜怎么着?”

    祥瑞越说越起劲,还拿出说书的口吻道:“结果啊!就因为我在人群里多说了一句话,从此我就再也没能逃过仙门弟子的追杀,喏,一来二去就被灵荡峰这帮臭小子抓到这里来了,那时主上你还是个小哑巴呢!我就没急着和你相认!”

    云清净:“……”

    “不过我觉得这灵荡峰的掌门真是厚道,什么妖啊魔啊都一视同仁,一日三餐没少亏待,我和那些妖哥妖姐相依为命,日子过得还不错,也应了那句古话——叫什么来着?哦,既来之则安之……哎哎,主上你去哪儿!”

    祥瑞见云清净捂住耳朵逃了,赶紧扑腾着追了上去,山林间窸窸窣窣,过路的人们只当今日的鸟兽格外聒噪。

    .

    灵荡峰的厢房内,苏云开和一只丹顶鹤面面相觑,彼此都露出了新奇的目光。

    云清净指着这只脸红的丹顶鹤道:“他叫祥瑞,是在蓬莱修炼百年的小鹤仙,算我的一个……一个跟班,这下掌门应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祥瑞配合地扑了扑翅膀。

    苏云开一展笑颜:“既是如此,那将鹤仙大人关在禁地里真是多有得罪了。”

    祥瑞欣慰地扑了扑翅膀。

    苏云开让云清净坐下,替他斟了杯清茶,递上前去:“不是苏某故意隐瞒,只是各族都有一道结界相隔,就算有什么秘密途径,也是鲜有人知。蓬莱高居九重天,更有天神施下的‘神禁’封印,除了正常的飞升,苏某确实不知道还有什么法子可以登上九重天。”

    云清净见苏云开坦诚至此,也不好咄咄相逼,望着茶杯倒显得越发郁闷。

    祥瑞将尖嘴伸进杯子里啄了几口,觉得太苦,又“呸呸呸”地吐掉了,云清净将他从桌边拨开,对苏云开道:“结界就不能破吗?”

    未等苏云开脸色一变,祥瑞先火急火燎地嚷了起来:“主上你不会是落到人间的时候摔坏了脑子吧?结界要是破了,各界一锅炖,人人都能上天,那九重天岂不成菜市场了?”

    云清净不甘心地瞪了他一眼,苏云开闻言似乎想起什么,打开了桌上一个锦盒,从信笺底下抽出一张名册,云清净先瞧见那信上写着“亲启”的对象,问:“江海年是谁?”

    “你说江盟主?那可是洛水江氏的当家人,统管中原武林的,”苏云开将名册摊开,又道,“白天你离开苍穹殿之后,我忽然想起灵荡峰曾经藏有一本上古奇书,叫《千诀录》,里面记载了各界的术法、秘诀和封印,可惜多年前送出去了……”

    “送出去了?送哪儿去了?”云清净见这名册上写满密密麻麻的书名,心里火急火燎,苏云开劝他莫急,用指尖不慌不忙地指向《千诀录》旁边的小字,记着存书人的名字。

    云清净这才定睛一瞧,字迹颇为工整—— “东原北墨氏嫡长子墨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