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一点 - 第 3 章 有名之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掌门!您真的信他?”陈清风心有不甘,往前跃了一步,苏云开却伸手止住他的话头,似笑非笑道:“为何不信?”

    陈清风还想再辩解几句,清水生拉硬拽地将他拖了回来:“害,掌门您别听二师兄胡扯,他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陈清风:“二师兄???”

    清水揽着他的肩愣是没撒手,理直气壮道:“是啊,现在云师兄在你之上,你可不就成老二了嘛!没事儿,习惯就好了,以后还多了个师兄罩你,岂不美哉?”

    陈清风:“……”

    “可是我听闻仙人都是那种在天上飞来飞去,衣袂飘飘,早就看破红尘是非的,这云师兄……”一名弟子回想起云清净的言谈举止,禁不住质疑了一句。

    苏云开眺望殿外暮色沉沉,落霞满天,山林间窜出一行飞鸟,遥遥远去,回道:“偏见罢了,各族生灵,犹如这不归山上的树叶,根本找不到相同的两片,谁能笃定仙人就是仙风道骨,妖魔就是嗜血无情?”

    弟子们陷入凝思,苏云开又道:“我记得古籍中曾有记载,蓬莱乃是仙界最特立独行的一脉,归九重天管辖,却又倍受九重天忌惮,根因便是九重天上的掌事者认为蓬莱造化不足,族人心性还残存劣根,似人似魔,难以掌控。”

    “是挺难掌控的……”王清水幽幽地摸着自己的大饼脸,嘀咕了一句。

    苏云开挥挥衣袖,牵回了悠远的思绪:“比起清净一事,我更好奇今日那场突如其来的地动,若是普通的地动,不可能撼动禁地的木灵阵,想必是出了什么大事……这样,我待会儿修书一封,过几日你们下山替我向盟主送聚英会贺帖时,也一道带去。”

    众弟子领命而去,一下午打打杀杀的,三魂六魄都去阎王殿外溜了一圈,总算能讨个休养生息的机会,殿内只剩下苏云开一人,独自对着神像默念道:“掌门师兄,若是当年禁地的镇石没有丢失,你也不会出走,现在也不至于留下我在这里,一事无成……”

    .

    几个时辰前,俯瞰不归山,穿越层层植被,洞穿数万里岩石泥土,直至地底极深极暗之处,一处偌大的天地呈于眼前,血月高悬,煞气四溢,乃是魔族栖居之地——魔界不死地。

    空气中飘浮着赤红的火星,百姓们忐忑不安地守在宫外,翘首以盼。

    霎那间,万千殷红的电光从正殿向外放射而出,搅烂地根,破地而出,将所有军队冲翻在地,正殿连同屋顶被炸成齑粉,漫天飞扬。

    “轰隆隆——”

    爆破的冲击力裹挟着浓重的煞气,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整个魔界如山崩浪涌,几乎要撕开结界,一路波及到人界,竟能撼动不归山。

    大地震颤,硝烟四起,百姓们不由分说,在满目狼藉之中大呼:“魔君!魔君!”

    残损的正殿之中,呼声连绵不绝地萦绕在耳畔,赤魈浑身浴血,瘫倒在台阶上,看着一名女子踏着妖娆的步子,离他越来越近。

    “柳琴瑟……你卑鄙无耻!”赤魈捂着胸膛烧焦的空洞,成股的血液喷涌。

    柳琴瑟见他半死不活的模样,觉得甚是赏心悦目,而她身后还站着一名年轻男子,静立废墟之上,掌心还有火焰和电光彼此交缠,肩上的黑色披风猎猎飞扬,几滴滚烫的鲜血飞溅到凤目之下,他不慌不忙地用指尖抹去。

    柳琴瑟发出狂妄的笑声:“赤魈,从你践踏欺压我妖族开始,就应该料到会有这一天!你当初是如何机关算尽爬上这魔君之位的,今日便会是如何惨淡落败,沦为阶下囚的!”

    “不愧是妖后……贱人!所以你就收养了这个小杂种,就为了扶植他、再利用他来对付我?”赤魈愤然指向柳琴瑟身后的年轻男子,面目狰狞地痛斥。

    妖后“啧”了一声,手中顿时多了一道长鞭,立时抽下,赤魈一声惨叫,脸上多了一道火辣辣的鞭痕,第二鞭还未落下,年轻男子上前几步将她拦了下来。

    “别打了,他必须得活着。”

    柳琴瑟见赤魈如垂死之鱼,在脚下有气无力地挣扎着,勉强抑制了火气,转头看着年轻男子:“也罢,醒儿……哦不,现在应当称你为君上了,那这老东西就交给你处置了。”

    妖后谄媚一笑,眨眼间化作白烟,从正殿上空远去。

    年轻男子低下头看着赤魈,眼神里颇为戏谑,冲他一笑,赤魈无比反胃,接连唾骂道:“呸!风醒你个小杂种!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否则我化成厉鬼也要日夜纠缠你!”

    风醒笑意更深,用目光指了指赤魈胸前的血洞:“是吗?你的心都被挖出来了,从此不过是一副不生不死的臭皮囊罢了。”

    “你!”赤魈被喉咙里的腥咸哽住了。

    “还有——”风醒嘴角挂着的笑意被削去了几分,“这些年我被厉鬼纠缠得够多了,想来你应该都认识,那些厉鬼就是当年在你的挑拨之下,被众人联起手来灭掉满门的风氏一族。”

    赤魈颤抖着牙关,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们每天晚上都要来见我,聊起往事,”风醒的声音变得极轻,故意抑扬顿挫,“他们说,当年仙魔大战落得个两败俱伤,魔族不好好吸取教训,却找机会把矛头对准了自己人,好一个以公谋私呐?”

    赤魈拼尽余力反扑上来,风醒稍稍向后挪了一步,赤魈狼狈地摔在地上,扬起一张满是血污的脸:“都是你们不洁身自好!与弱小的人族往来就算了……还敢与之繁衍后嗣!什么半人半魔!根本就是玷污了魔界血脉,拖累了我们!否则……否则我们怎会败给蓬莱那帮野蛮人!”

    “技不如人,还挺会给自己找借口,”风醒俯下身子揪住他蓬乱的头发,目光多了几分狠戾,“玷污血脉?那你现在可要眼睁睁地看着,我这个玷污血脉的半人半魔,是如何坐在你的位置上逍遥快活了。”

    气数将尽,赤魈嘴里只能发出咕噜咕噜的闷响,他被强迫悬着一口气,永远关进了岩浆环绕的地牢深处,受高温灼烤之苦。

    该说的,该做的,一应俱全。

    .

    风醒从正殿里缓步而出,仰起头来,今晚的血月仿若蒙上了一层薄纱,他向着朦胧的月光,蹬地而起,飞身跃上了城楼。

    妖后已经在此等候多时,见风醒来了,自顾自开口道:“这些年,妖族始终找不到一个长久的容身之地,在人界被各种屠戮,在魔界还要受赤魈奴役,真是受够了!”

    风醒于城楼之上眺望这片不死地,永夜之下,望不见尽头,百姓们在喧嚣过后各回各家,街市像往常一样热闹,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柳琴瑟见他心事重重,以为他在介怀赤魈所说的“利用”一事,急忙道:“醒儿,你自小身世可怜,我的确是心有不忍才将你救回的。”

    风醒莞尔,冲妖后摆了摆手:“我自然是相信柳姨的,只是当年仙魔大战之后,引石丢失,现在不死地正在缓缓上升,将来恐怕会触及到人魔结界,我在忧虑这个。”

    柳琴瑟松了一口气,眼神却有些躲躲闪闪:“或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风醒闻言眉梢一挑,笑道:“谁知道呢?”

    柳琴瑟跟着皮笑肉不笑一番,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去。

    .

    待周遭妖气变得稀薄,一片黑羽毛从天上徐徐飘落,靠近城楼之时化成人形,浑身缀满羽饰,跪在风醒身后:“见过公子!”

    风醒转过身来:“十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十三瞥了一眼妖后离去的方向,确认柳琴瑟已不在此处,忙道:“公子,妖后向来诡计多端,您真的信她?”

    风醒觉得他的胆子越发大了,什么闲事都敢管:“妖后与我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她痛恨赤魈多年,当年收养我,无非是想借我之手除掉赤魈,顺便能替她那帮为非作歹的妖精们谋个栖身之地,此次我和她一同将赤魈拉下马,今后还能虚情假意多久,已经说不清楚了。”

    十三觉得城楼上风势更甚,只好回归正题:“属下这些日子又去人界各地探了探风,还是没有查到引石的下落。”

    风醒并不意外,神色倏地凝重起来:“妖后那边还不知道打着什么算盘,若是迟迟寻不回引石,结界被破,我很难保证会发生什么。”

    “再查。”他已经不止一次这么说了。

    岂料十三一口回绝:“我不!”

    风醒:“???”

    十三酝酿了一阵,抬起头来,郑重其事道:“公子,属下只是一片乌鸦毛,人界的能人异士太多,万一被当成妖精给杀了,公子就会失去我这个左膀右臂,届时定当痛彻心扉啊!所以十三不敢冒险,先回来了。”

    风醒:“……”

    “原来如此,你还真是体贴啊。”风醒不自觉地抓紧了自己的两条胳膊,主仆俩相视一笑,下一刻,风醒立即召来一阵狂风将十三刮去了千里之外。

    “公子!啊不!君——上——”

    十三的呼喊声越来越远,落在了茫茫郊野。

    风醒就当自己听不见,旋即望向远处落下的一道天堑,脑海里不知怎地闪过一道蓝色身影……

    他一时心有慰藉,便义无反顾地朝着天堑去了。

    ※※※※※※※※※※※※※※※※※※※※

    下一章周二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