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柚小桃君 - 尾 TVB重生之天若有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港生说自己来做慈善的,明天他们会去郊外的一所孤儿院探望孩子,送一些图书以及物资,julian缠着港生说要一起去。港生的朋友有车,明天会来接他。

    julian前半夜上几乎兴奋的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嘴角一直扬着,肾上腺素飙升,做梦一样的,幸福来得太突然,就跟假的一样,julian生怕自己睡一觉,梦就醒了。

    港生也没有好到那里去,他白天的迟钝和冲动,都让自己心中瑞瑞不安,他不知道之后的种种相处要怎么才好,顺其自然吧。如果,如果julian不是弟弟就好了。

    港生这样想着,自己猛然一惊,他知道自己,就想找个理由。

    凌晨六点,床头的大哥大响了起来,julian迷迷糊糊摸过大哥大,接了起来:“… …嗯… …”

    “老板,我是阿标。”电话那头声音有些急促。

    “嗯。”julian依然不大清醒。

    阿标的声音很慌张,一点也不像他平常的样子:“老板你定最早的机票回美国来,今天白天的定的了吗?!不行,估计订不到,那就定明天的!”

    julian一瞬间醒了:“怎么了?什么事急成这样。”

    “老板你还记得jacob吗?”

    julian坐了起来,表情凝重:“他当年判了死刑,枪决了,不是吗?”

    “是死了,当年大头都抓住了,有几小弟跑了,然后就销声匿迹了,我也以为应该没事了。但是老板,你一直让我盯着。刚接到消息,‘野狼’那个越南老大前几天被人一枪毙命,死在泰国境内。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立马想起这件事了。”

    julian心头一凉:“好,我知道了。”

    julian挂了电话,立刻找人定今天的机票,果然订不到,没办法,定了明天的。

    大陆持/枪是犯法的,所以julian手上干干净净的,要真有人寻仇,只怕都不知道怎么应对得了。julian想着明天跟港生去趟孤儿院,道了别,后天一早的飞机飞回美国。

    又想了想,他们也是见过港生的,不行,港生也不能留在这里。julian一通电话打到港生住的酒店前台,过了很久,港生才过来接了电话。

    “怎么了?这么早。”

    “你护照在手上吧,签证的事我想办法,你明天跟我去美国。”

    港生愣住了,julian突然间这么心急?:“我… …我还没打算去美国啊。”

    “电话里说不清,我过来找你,别的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julian看了看表,正是七点二十五,这会儿在深圳出门正是人流的高峰,julian心中隐隐不安,觉得这个时候出门,正正好。

    港生怕julian不好找他,站在酒店大门口等,julian下了出租车就看见港生了。两个人昨天确立了关系,港生现在见他,总是有点怪怪的,不自然的对着julian笑。

    julian一步一步向港生迈近,两个人隔着五步距离的时候,港生也正要往他这边走。

    突然之间,julian看见不远处,有个人影,饶是这酒店门前人来人往,但julian是混过黑道的,那种毫不掩饰的杀气,这个人手上沾过血!

    julian来不及看清,他的第六感告诉他:危险!

    “趴下!港生!”

    人群里尖叫起来,门口的保安根本就是一群弱鸡,julian拉着港生的手趁乱飞速的往外跑,一边跑,julian一边估计了一下,对方也是两个人,不幸的是对方有`枪。

    港生皱着眉头飞快的跑,两个人牵着手跑太费力,港生挣开了julian的手:“什么情况?”

    “jacob的事还记得吗,我摆了他一道,来弄死我的。”

    港生烦躁的讲:“我对深圳不熟,警局哪个方向你知道吗?”

    julian觉得太倒霉了,人生地不熟,刚接到阿标的电话不久,这群人就找过来了,一时间郁闷的不得了:“我比你还晚来几天深圳啊。看命了。”

    港生和julian一路穿梭在深圳的闹市区,也幸好人多,街道因为规划的各种原因比较拥挤,追他们的人跟他们一样不熟悉深圳的街道,两马人都在疯狂的追跑。

    julian看着不远处马路上站着三个交警样子的人,指着那边,对着港生问:“大陆交警配不配`枪啊?”

    港生白了他一眼:“我没在大陆当过交警啊,过去问问。”

    港生跑过去说清了后边有歹徒追他们,持枪,结果大陆交警配`枪,但巡街多半不会带的。其中一个中年交警似乎有点见识,说要带他们去警局。

    一个交警开警车,另一个坐在副驾驶呼叫了警局,报告了位置,往警局开。

    后边的人似乎完全不害怕,丝毫也没有要停歇的意思。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找了一辆摩托,追来的同时,对着后玻璃就是几`枪,前面的交警往旁边一闪,车顿时没有开稳,julian和港生立马趴下,头靠在座位上。

    julian趴下来的时候一个翻身挡在港生前面,有颗子弹顺着julian的手臂擦了过去,手臂立马划出一道红痕,港生惊慌的抓住julian的手,看到只是皮外伤,心略略定下来。

    开车的交警喊道:“快到了。”

    说着,车发出“刺啦”一声响,大概是车的一边轮胎全被打爆了,整个轮胎打滑,车不受控制的往左边滑,车完全横在了马路中间,车腹位置暴露在对方眼下。

    那匪徒不顾自己,开着摩托加快速度,看起来是要往这边撞,其中一个交警破口大骂:“我看你们也不简单,不然这人不会不要命也要杀你们!”

    julian来不及跟他解释,对港生点点头,两人目光交流,julian摇下车窗,捡起后座上的两块碎玻璃,一块给了港生,一块自己拿着。港生坐在后排右边,正好是离杀手远的那边。他叩开了车门,虚掩着。

    眼看着摩托越来越近,大概半车距离的时候,港生飞快的拉开车门,飞身一跃,从车顶上踩到左边,一脚踢飞了开车的黄毛,另一个刀疤脸对着港生就是一枪。

    电光火石之间,julian的手从车窗伸出,一手打落了刀疤脸的`枪,一片尖利的玻璃扎进对手的大腿。

    “砰!砰!”

    julian愣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他锁骨边那块被贯穿了,腹部也开了一个口子,两颗子弹,复仇的种子,被报复在了julian身上。julian看着身上的血,恍然如梦。

    他不要死!他要活下去!他要跟港生活到很老很老!

    然后,他睁不开眼睛,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是头上的灯条晃了晃眼睛,julian头偏了一下,发现自己带着面罩,床头有心电监护仪,身上很痒,最难受的是胃的地方,这样轻轻动了一下,就简直要了他半条命了。

    julian叫着:“我… …”一叫出口,声音嘶哑的简直听不出这是自己的声音。

    外面有人听见动静了,立马推开门进来了:“你醒了!”然后出去往走廊里喊:“医生!25床醒了!”

    立马有医生过来检查了一番,julian打量着港生,他瘦了,憔悴了,脸上的胡子都成渣了,眼睛下面青悠悠的,眼睛里面都没有光彩了。

    医生说julian的情况比较好,没有伤及心肺,胃部做了手术,之后都要注意保养,这段时间还是要禁饮禁食的。

    医生出去了,julian对着港生说:“水。”

    港生盯着他,眼神是从来,没有过的狠厉,一巴掌扇了过来,力道不重,但明显的,港生非常非常生气。

    julian看这样了,立马撒起娇:“哥哥~”

    港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然后眼神突然间软了下来,一瞬间红了眼眶,一只手撑着头,挡住了落泪的样子。julian顿时自己也很想扇自己,要现在港生跟自己互换,只怕自己要疯在当场。

    港生拿着棉签沾了一点儿水,涂在了港生唇上,julian乖乖的张开嘴,港生又沾了一点打湿了他的口腔。

    “我给你抹个澡。”说完港生出去打了一盆水进来,把门关了,掀开被子。大概因为要好护理,julian全身都是□□的,港生一点一点的给他抹过全身。

    到下面的时候,julian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插着尿管,脸上瞬间黑了,港生被他逗笑了,安抚的拍拍他:“医生说是做手术必要的,而且你手术完两天没醒,这也是没办法。”

    然后看着julian一副“我待会要扯掉这根管子”的表情,立马冷着脸:“不能扯,护士说里面有气囊,扯了会烂掉!”

    julian吓得缩了一下。

    港生像跟小朋友讲话一样,一套套哄着,不听话就凶一顿。一顿棒子,一颗甜枣。

    一个月后julian出院了,恢复的不错,只不过胃变得更加金贵了。住院的时候警局来补录了口供,阿标找人疏通了关系,高舒在其中也帮了不少忙,julian和港生没有太被为难。

    那两个漏网之鱼已经送到越南政府那边了,一个判了死刑,一个无期。

    julian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这样的结果他感到很满足很满足。

    julian看着港生问:“你办好手续了?”

    港生点点头,在大庭广众凑上前吻上了julian的唇,然后若无其事的分开。

    “嗯。回家吧。这个天气去银杏树下乘凉正好。”

    ※※※※※※※※※※※※※※※※※※※※

    正文完结,过几天写番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