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柚小桃君 - 好。 TVB重生之天若有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一年半后,julian的公司开始有起色,第一批xt移动手机研发出来,美国很多大公司早就有更高品质的移动手机。只不过xt因为价格定得比其他手机便宜较多,依然站住了脚跟,有了一定的市场。

    阿标的升级打怪类的游戏“怪物全传”意外的获得好评,以一种疯狂的势头席卷了美国年轻人,美国最大的游戏公司ea甚至想要收购op。电子行业来钱之快,令julian和阿标都闻之惊叹。

    在这样的态势下,的确有人被挖走,但op有op的吸引力,julian给了主力员工分成,所以大部分人还是选择留下,op又招了一批新人,公司规模扩展,形势一片大好。

    而大洋彼岸的中国大陆,也处于经济飞速发展的阶段。julian决定去一趟深圳、上海以及天津。

    或者?还有香港。

    这一年半里,julian每两个月都会给港生写一封信,港生一直没有回信给他,他当初来美国也是想要给港生一点时间,想清楚。可是这么久了,他的耐心真的快要耗光了。

    他知道华京生娶了陈可蓉,林莲好与小孙回了台湾,港生没有再当警察,出版了一本叫《日光散》的散文集,成为了小有名气作家。他知道这一年多港生的各种际遇,只可惜这里面没有自己。

    也不是没有,《日光散》里面有些描述,很像自己。

    六月的深圳像蒸锅里的饺子,热的流油。

    julian没来得及倒时差,就去见了深圳市市长汪国海以及深圳本地的几位民企大亨,还有另一位来自英国的企业家约翰,这个人大概是也想要分一杯羹。

    一番应承,julian的东方面孔比英国人更加讨喜,除了汪市长是完全不会粤语,其他人都是一口流利的广东话,不需要翻译,又显得更亲近几分。

    应酬下来,julian有些疲惫,其中一个民企老板高舒对julian颇合眼缘,私下里留了名片,好几次交往下来,性子很对的上,julian叫他一声高大哥,高舒也很照顾julian。

    这天高舒请他去“环球歌舞厅”聚聚,说介绍几个国内大厂的老板给他认识。julian一一应下。

    环球歌舞厅一楼是大堂,二楼是包厢,三楼是独立厅。

    高舒领着他往三楼走,一边说:“今天啊,是京城的那位王少摆席请年轻才俊来玩。他呀,是今年年初来王家深圳的产业历练来的。”

    julian扶了扶金丝眼镜,挑眉:“京城子弟?”

    高舒看出他眼中的不屑,回他:“跟他无关,主要是他爹面子很大,所以来的人都是很厉害的,你认识认识没有坏处。这在中国做生意跟西方那完全是两码事。”

    julian在台湾香港都待过,自然也很清楚,点头,跟着高舒往前走。跟王少客套了几句,高舒介绍了几个不错的配件厂老板给他认识,倒真的很有益。

    他想着,如果op旗下的手机和游戏能在中国取得进口许可,然后在大陆办厂,再从一些当地配件厂购买配件,成本能再地上三成。有利可图啊。

    再说了中国多少人口,这么大的市场。而且他发现深圳这么发达的城市也不过在用大哥大,根本没有小巧的移动手机的概念,越想就越是急不可耐起来,想要静下心理一理思绪。

    julian跟高舒讲好,找了个角落坐下来,面无表情的端起酒杯,两杯下肚,看上去很像是一个人在喝闷酒。

    突然间身前暗了一些,穿着细格纹的深灰色西裤的腿出现在julian眼前,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julian的杯口,julian抬起头看到来人,手不受控制的一抖,一杯酒洒在了对方的袖口。

    来人没有放手,julian也定在原地,高舒往这边看了一眼,深怕是有什么不愉快,立马来解围。

    高舒温和的笑笑,口气诚恳:“怎么了?这位先生的袖口弄脏了,不好意思,我替我弟弟给你陪个不是,旁边就是百货大楼,赔一件新的给你可好?”

    港生摇头说:“没关系,不用了。”

    然后回过头看了julian一眼,julian那种委屈巴巴的眼神看得人心软。港生突然想起这人一直很恶劣,羊皮之下是狐狸皮,狐狸皮之下还有狼皮。

    于是用着一种玩味的口气对着julian低声说:“鲁德培。你什么时候成别人的弟弟了~”

    julian一个激灵,港生性格变了?

    julian看着港生的眼睛,没有,还是只兔子,只不过装作大灰狼。

    julian一脸深情的凑近,对着港生,一字一顿:“谁让我哥哥,不、要、我、了。”

    然后转过脸跟高舒解释:“高大哥,没事了,我跟这位是旧交,今日谢过了,我先走一步。”

    说完就拉着港生出了门,留着高舒一个人疑惑的待在原地。

    julian这样拉着港生跑下来,港生怪不好意的,脸有点红。julian看港生气色很好,白白嫩嫩的,一时间高兴他过得好,又突然间生气他不来找自己。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来深圳了?”

    “你呢?”

    “我来考察这边的市场,来谈生意。”然后怕港生误会一样,立马补了一句:“正经生意。”

    julian这样子港生看着有点好笑:“我来见个朋友。对了,妈跟孙叔回台湾了,你有空去看看妈,她也不容易。”

    julian不想跟他聊林莲好,没有应他。

    港生又说:“你生意做的怎么样?”

    “还不错”julian透着一股意气风发的味道,整个人看上去很干练,比之前的julian看起来稳重多了。

    港生点点头:“你在美国碰到什么好女孩吗?不小了,考虑过什么时候结婚吗?”不知道为什么,怀着怎样的心思,港生问出了一句自己都惊着了的话,他抿抿唇,突然间口干舌燥,心里没来由的打起鼓。

    julian眼里冷了冷,语气里突然没有了笑意:“你以什么身份来问我?”

    “自… …自然,是,你哥哥。”

    “哦?”julian手靠在栏杆前,深邃的眼眸藏在一片光影之下,平静的看着前方,眼中是不可抵挡的锐利:“我不需要你是我哥哥。”

    这句话冒着寒意,有些伤了港生的心,但港生其实也知道自己是在逃避,不给他希望,为什么要打搅他。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做法欠妥当,神色思倦的低头。港生吸了口气,加快了脚步,julian一瞬间被他甩在身后。

    julian反应过来,黑了一张脸,跑着追了上去,一把捉住港生的手,怒不可歇:“不准走!”

    港生努力挣扎着要甩开julian,然后julian从背后抱住了他。

    “不准走。”

    julian把港生箍的喘不过气来:“你心里明白,你什么都知道。”

    港生咬了咬唇:“julian,我是你哥哥。”说出这句话,港生自己心里猛然一痛,鼻子一酸,眼睛里泛起泪光。老天爷啊,就是如此的戏弄人间。

    julian将他转过来,对着自己:“我等了你一年多了,我想要等你想通。其实我很想很想你… …”

    港生一直低着头,不敢去看julian。

    julian仿佛自言自语一般:“我开了公司,电子产业,我改过自新了。我要挣很多钱,我想给你买些你想买但是买不了的东西。如果我失败了,也可以和你去尝一尝饥寒交迫却又振奋人心的日子。等我们都累了,不再年轻了,我们可以去环游世界。”

    港生听着julian告白一般的期待,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下来。他害怕听下去,越听就越觉得自己的心,并不平静。

    julian用手擦拭他脸颊的泪水,继续着:“我美国的别墅有一颗银杏树,我想过我们老的时候,坐在银杏树下乘凉,用不灵活的牙齿磕着瓜子。”说着说着julian咧开嘴角,眼睛里非常明亮,阳光打在他的身后,他整个人都在发光,就好像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港生没有说话,头靠在了julian怀里,julian也安静了下来,闹市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不少人往这边好奇又鄙夷的看。

    港生轻轻的说:“好。”

    julian像是幻听一样,不敢确认:“你说什么?”

    港生鼓起勇气抬起头,目光里前所未有的坚定:“好。”

    julian凑过来想要吻他,港生一拳打在julian胸口,嫌他丢人。

    全世界,都在今天,明亮了起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