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柚小桃君 - 新的开始 TVB重生之天若有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抵达三藩市之后,julian给自己放了假。11月中旬,三藩市的气候跟香港比较像,白天依旧湿热,夜里有些凉。

    夜里下过一阵雨,清晨又突然的转晴,阿标在在别墅的草坪上扎了一个棚子,julian慵懒的靠在躺椅上,二十度的阳光暖洋洋的。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黑色休闲长裤,没有梳背头,没打发胶,头发松散的耷拉着,看起来像个学生,很有活力。

    他很久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休息过了,往常都是西装革履的,整个神经绷的很紧。

    喝酒是交际,吃饭是应酬,打高尔夫也都是生意场的攀谈。

    很久没有过,吃饭是吃饭,喝酒是喝酒,运动是运动的这种简单了。

    阿标煎了牛排和洋葱,给julian端了过来,julian尝了尝,属于香料加的多,味道比较重的做法,julian咬了两口,放下盘子喝酒去了,想着要从唐人街请个好厨子到家里来才行。

    阿标看着julian吃剩的牛排,低下头收拾了东西,问:“老板,今天爬山去吗?这么好的天气,不出去可惜了。”

    julian想了想,来了这么多天了,都没去过海边,据说北边的沿海栈道在一座座岛形的小丘陵上,日出和日落都美的宛若仙境。

    开车到了沿海,上午九点多,可能是昨夜下过雨,清晨的空气凉爽带着一丝清甜。julian下了车,一步步往海边走,踩过泥土混着石阶的路,小山丘看着都不高,但是海湾众多,沿着栈道一路走去恐怕要走很久。

    julian他们走的这条路比较好走,一路上有很多行人,三藩市是华人最多的美国城市,黄色面孔不少,白人和黑人占多数。

    有带着三四岁小孩的年轻白人夫妇,不像香港那样宠溺孩子,动不动就抱着,让孩子歇口气。即使小孩子走的很慢,他们也不会过于放慢脚步,大概走很长一段会停下来休息几分钟,然后继续往前。julian第一次注意到西方人教育孩子的方式与东方是很不同的,而且西方的家长似乎更加自我。

    julian甩开步子,一路往前。一个白人小伙子紧紧追着一个黑人姑娘,那姑娘皮肤黝黑,眼睛大而有神,成熟又性感,有几分惠特妮·休斯顿的模样。白人小伙拉住了姑娘的手说一定会娶她的,他会努力工作,给她好的生活。黑人姑娘很直白的回他,她要嫁给一个有钱人了,小伙子没有机会了。

    一路上,阿标跟他走的很快,路渐渐地变得没有那么好走了,行人也变的稀稀拉拉,除了他两只有那么两三个人了,眼前的视野却开阔起来了。

    julian站在山丘顶,这大概是海岸线沿岸比较挺拔高耸的一处,往下望去,一众小山丘蜿蜒曲折的延伸到不远处的小群岛,一弯又一弯,崇山环水,水落而石出。他坐在野草地,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惊涛拍浪,水花四溅,感到心旷神怡,眼前明亮起来,心中宽阔着荡漾。

    海风拂来,阳光里夹杂着一丝丝凉意。

    julian看着远方,对阿标说:“我曾经想成为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坐在高山上俯览大地。”

    阿标躺了下来,心中嘲笑自己。

    julian见他没说话,看了过去,阿标感受到julian,避开了他的目光,心虚的开口:“我曾经也有我的想法,跟你的很像。”

    “哦?”

    “我想成为能陪着你,看遍所有的人。”阿标第一次开口说这样的话,在港生之前,他们一直是心口不宣的床伴加上下级关系。在港生之后,阿标是他手下最忠心可靠的二把手。

    原来但凡是人,总不会那么理智,他以为这番话阿标永远也不会说。

    julian张了张嘴,心中想着措辞。

    阿标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我知道的。我只是不希望自己有遗憾。就像你一样,我也想放纵自己一次。”

    阿标坐起来,始终没有看julian一眼,走到了另一边,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然后真心实意的笑了起来,不是痛苦的笑,也不是自嘲。是突然之间,一阵轻松。

    julian回过头,两人之间像什么也没发生,各做各的。

    阿标抽着烟,说出心中憋了这么久的事情,和julian没有说出口的否定,他有一丝心酸,但更多的,是一种宣泄之后魂归自我的欢喜。

    julian闭上眼躺在草地,地上混着泥土的味道,julian想着前世今生,很多事都有些释然,扫过心头这么多年的郁郁,开朗起来。

    julian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湛蓝的天空:“阿标,我们在美国开公司吧。开个清白的公司。”

    阿标笑:“好啊,你想做什么呢,老板?”

    julian摸出口袋里小巧的手机:“时代发展的太快了,做电子产业吧,你有设么想法没?”

    “我啊,我想做街机游戏,我们上学那会不是玩过很多的吗。但是美国电子这块市场竞争力很大,我们要找科研技术人员不容易,要吃这块蛋糕更难。”

    julian摸了摸下巴,想着:“那对外贸易呢,你我在香港的时候都见到过,香港有很多制造产业往大陆转移,大陆现在的政策非常支持国外企业,生产成本也低。回去你去查一下,我觉得可行。”

    阿标点头:“好的。”

    这个月,对于港生来说,是艰难的,父亲华山病危,医生说脑部出血的位置虽然比较好,相对别的位置危险更小,但是出血量太大,情况不容乐观。

    华山已经偏瘫了,半边脸口角歪斜,半天都说不清一句话。插了胃管,流质代替了一日三餐,因着感觉迟钝大小便失禁,每天脾气都很大。

    按华山这样子,只怕病情根本控制不住,已经开颅一次,再做手术的话,危险增加了,效果也不会好。

    港生整个人焦头烂额,华京生也是后悔不已,两人白天晚上各一班轮流照顾父亲,林莲好偶尔过来,看起来非常憔悴,老了十岁一样。她还要照顾小孙,大家倒也能理解。

    1992年一月,julian在美国成立了“op”公司,招聘了十几个电子及计算机领域的大学生,虽然不是美国最顶尖的学校,但好在业务水平中上,对于julian这样一个小公司来说,完全够用了。

    美国台式电脑早早普及了,阿标想要做街机游戏,却阴差阳错,被单机游戏吸引,开始带领团队开发电脑游戏去了。

    这段时间两人和公司上下忙成陀螺,钱大把大把的往里丢,却还没有办法盈利。

    阿标接到一个电话,转身拉开门,走进julian办公司:“boss,华港生的父亲,病逝了。”

    ※※※※※※※※※※※※※※※※※※※※

    三藩市即美国旧金山,90年代粤语地区常用的翻译名称。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皮皮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