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柚小桃君 - 秋天来了 TVB重生之天若有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之后,港生被华京生关在家中,怎么也不肯放他出来。

    julian的计划照旧。

    站起来,甩起皮衣,伸手迈步,举手投足,袒露着王者的气息。阿标从床底下拿出微型监听器,递到julian跟前,julian看着这东西,歪了歪头,眼角之中有种势在必得的威势。

    轻轻地掸过去,监听器落在地上,julian没有低头,挪动脚将它踩的稀碎,吹吹手上的灰。

    阿标很喜欢看julian这种意气风发的样子,跟在julian身旁走出去,拉开车门,两人都上了车,阿成在司机位上,似乎有点紧张,车开的并不平稳,就像他们今天要做的事。

    富贵险中求。

    刘sir这一队远远的跟在julian这辆车后面,陈sir一队直接去了华夏中心的办公室,所有员工都被拘了起来。julian制造假`钞的那个工厂也派了李sir这边去查封,李sir到的时候工厂里很安静,李sir有种不妙的感觉,一脚踢开门,里面空空如也。

    这怎么可能呢?

    就算假`钞销毁了,制造的设备怎么会都没有保留?李sir一拳打在墙上,用bb机传讯给总部,鲁德培有可能又摆了他们一道,直接围堵交易地方,两人一露面就直接抓捕。

    julian的车一路开到了闹市区,在香港大饭店下了车。

    这跟他们之前收到的消息完全不一样,一时间乱了手脚,是紧盯原交易地,还是重点跟香港大饭店这个点?

    如果交易现场没有鲁德培本人,只要有他的手下,那么他也同样难逃干系,这一点他不可能不知道。

    刘sir几人不敢打草惊蛇,找香港大饭店的经理谈好之后,几人换了服务生的衣服,两三人穿上正装扮做客人,潜了进去。

    鲁德培落脚在中西餐厅天字号包厢,点餐服务由一个相貌平平,但很精干的中年女人周姐带着一个服务生和一名警察走进来。

    周姐举止稳重,将菜单递给julian:“先生你好,这是我们这里的菜目,前面是中菜,后面是西菜,有很多菜式是新式菜。您可以根据口味选择。”

    julian没有抬头,但眼中闪过一丝诡谲又锐利的眼神:“中菜。我口味比较清淡,有什么推荐吗?”

    周姐拿起另一本一样的菜目,递到julian眼前,表情有些细微的变化,指着中间一道菜:“这道是甜鲜口的,这种野山菌是刚刚空运过来的,口感弹爽,配合我们的秘方高汤,是一道不错的养生美味之选。还有这一道… …”

    julian看起来的确在认真听的样子,好像就是来吃一顿便饭而已。他把菜单丢给阿标:“海鲜类就不要了,其他几个菜可以。”

    周姐微笑,服务生将热毛巾跟漱口杯一一摆好,等着鲁德培几人用毕,又一一收回。

    十分钟后开始陆陆续续上菜,鲁德培第一道菜就动了筷子,丝毫没有要等人的意思。

    大概四十多分钟,这一桌已经吃的七七八八了,警方想要的结果依然没等到,外面的人已经快失去耐心了。

    好在jacob那边没有令人失望,在众人等的将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他出现在了交易地点,并且三青帮的老大也在,jacob身边的男人接过货,舔了一下,对着jacob点头,两边的箱子互交,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二十几个警察将这边围住,那两边出乎意料,一场枪战,跑了几个虾米,领头的全抓住了。

    高纯度大批量的新型`毒`品,人赃并获。

    鲁德培的案子没拉的下来,三青帮这个香港老帮派倒是落了水。好得很啊,鲁德培好一招借刀杀人!感情人家今天压根没有交易,还摆了jacob一把。

    julian靠在椅子上摇晃起酒杯,这么好的时机怎么可能没有交易呢。只不过他直接跟“野狼”的老大做的交易,军火根本没进港,走了云南边境运到越南去的。

    julian通过跟周姐确认,钱款已经到了国外银行账户,这个账户,是林莲好的名字。而把帮警察大概根本想不到,自己在他们眼皮底下,把交易做完了。一群废物。

    一百五十万美金,三船军火加jacob的一条命,jacob这么嚣张,他难道不知道树大招风的道理,二把手,想要当家,嫩了点。

    想当年自己又是何其张狂,人啊,为什么要往死路上走呢。

    julian摸了摸嘴角,心情非常愉快的对着阿标和阿成说:“吃东西,我带你们就是来吃东西的呀。”

    阿标在心里舒了一口气,举起酒杯:“boss,我敬您一杯,跟您混是我的福分。我什么时候能有您一半眼界,我肯定兴奋的睡不着。”

    阿成跟着附和。

    julian真心实意的笑起来:“会有这么一天的,你能力这么强。”

    阿标以为这只是一句笑谈,没想到多年后,julian给了他一条路,竟是真的。

    鲁德培办了离港的手续,华夏中心和多家旗下产业逐渐脱手,julian撤退的让人猝不及防,加上他是美籍华人,严格来说不属于香港管制。香港政府没有切实证据,也只能放虎归山。

    这一天,julian坐上飞机,连当面道别都没有,离开了香港,阿标随行。港生知道之后,julian已经走了两天了。

    港生突然被抽空力气一般,全身瘫软的拆开julian写给他的信:

    致港生:

    我离开香港,回美国去了。

    那天真相揭开的时候,我心里很不平静。我接受不了,你是我哥哥的这个事实,但我绝不后悔。

    大概我从很小,过着一个人的日子,我爸特别狠厉,也是一个不善表达的人。林莲好,在我的世界里,从来都是一道疤。所以我一直孤独的活着。

    直到,遇见你。

    每一天,都好像在晒太阳。心是活着的。

    你来找我吧。你会来的吧?

    哥哥?

    ——1991.10.19

    julian

    港生握着这封信,握的很紧。门外华京生警惕的看着他,港生低着头:“放心吧,我不去。”

    说完,小心翼翼的把信叠好,收进信封里,用浆糊封住,塞进大衣口袋。

    港生看着窗外,香港降温了。

    ※※※※※※※※※※※※※※※※※※※※

    哎~~~笔力不够,写不出惊心动魄的感觉。

    另外,谢谢来自27363628的地雷!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皮皮鲁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