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柚小桃君 - 幻梦 TVB重生之天若有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julian又跟夏青约会了两场,送了种种礼物讨夏青的欢心,夏青看着julian英俊的侧脸,的确有两分心动,两人多喝了几杯,然后julian 坐上阿成的车,又call了港生,让港生送夏小姐回家。

    一路上,港生都没有跟阿青讲话,阿青根本就不知道鲁德培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见过跟越南佬交易的鲁先生吗?这样一个敢只身闯进别人地盘谈生意的黑道大能,她以为她能挖到怎样的料,然后成为一个顶尖的大记者吗?太过异想天开。

    阿青下车的时候盯着港生看了一眼:“你有本事一辈子别跟我说话。”

    港生本来就觉得阿青并不明智,看着阿青这样子,火气上来了:“夏小姐你自己想想清楚,你现在是在玩火你知道吗?你为什么非要跟在julian身后转,你以为你真的能够找到什么,你有几条命?!”

    阿青不以为然的看着他:“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会是觉得鲁先生对我这么好,所以你吃醋你后悔了?那也晚了,我夏青啊,不吃回头草!”

    阿青瞪他:“你要是知道什么你都说出来啊,你不是说喜欢我吗,那你帮我啊!”

    看着港生这幅窝囊样子,阿青冷笑,然后想起julian的殷勤的围着自己转和他那张迷人的脸庞,语气变得柔和,有些娇俏:“而且我现在真的觉得julian这个人,比我想象中要好。”

    港生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觉得julian常说的那句“女人都是自以为是的”也说的不瞎。

    又是一次不欢而散,两个人已经吵得不剩几分情意了,但港生觉得下次见到阿青他依然会劝,他不希望这个女孩子受伤,即使她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女友了。

    julian已经把夜总会交给港生和大辉去管,虽然夜总会有实际经营的人,但是,julian这个人做什么都喜欢平衡左右,所以港生跟大辉起的也就是监视的作用。

    歌舞台,林莲好刚唱完,下了舞台,有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毛手毛脚的往这边靠,一上来就把猪蹄放到了林莲好的胸上,林莲好大惊失色,往后退步,那男人一把捉住了林莲好的手腕,另一只手猥琐的摸着她的脸,她吓得直叫。

    港生走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一把拉开了男人:“这位先生请自重!”

    那男人一脸冷笑:“你算什么东西,细仔你滚开!我来这里就是来玩的!来人!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港生对着两个夜总会保镖示意了一下:“我们老板你就不用见了!请走好!”

    保镖驾着那男人出去的,港生转身看着林莲好,她好像吓坏了。

    “你住哪?我开车送你回去吧?”语气很轻柔。

    林莲好露出个讨好的笑:“今日多谢您出手,请问先生大名?”

    “你叫我阿贵就行。”

    林莲好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不敢这么叫:“那…那不成的。”

    “那你叫我叶先生吧,其实真的没关系。”

    港生送林莲好快到住处,林莲好叫了停,港生知道她今天可能是被吓到了,对人都有防备之心,也没有做再多。

    林莲好见港生和气好说话,又在鲁德培的夜总会讲得上话,颇有用处,也不好冷落他,不着痕迹的陪着港生多聊了几句,句句都顺着港生的意思,到让港生觉得难得找到一个人能开解自己,跟这个女人聊天很痛快。

    港生笑了笑:“林小姐真是个妙人,下次有空我请你吃饭。”

    林莲好点头:“我也不叫叶先生先生了,就叫你一声阿贵。但你管着夜总会,我也不能太没规矩,人前就叫你一声贵哥。”

    港生答好。

    林莲好又讨好的笑了笑:“如果我儿子还在,大概也有你这么大了。私下管我叫林姐吧。”

    港生听出话里话外一种推据的语气,颇有点好笑,他还真没对林莲好有什么意思,不过是觉得和她谈得来,白惹了一身猜疑,落得个小人模样似的。但他理解林莲好的这番作为,挂上一个平和的表情。

    “好,林姐,时间不早了,我走了。”

    … …

    这几日julian明面的生意也好的不得了,公司上下都忙坏了,julian心情颇好,说忙完这两天请大家一起玩玩,放松一下。

    全公司做数据,整理资料天天加班到晚上十点,几倍的奖励,简直回到读书时候考试的那种氛围了。华港生支着脑袋查看资料,眼皮子都快打不开了,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敬职敬业过。

    其他人陆陆续续走了,华港生一不小心趴在桌子上睡着了,julian坐在办公室往外看,暖黄色的光洒在外间的几张办公桌上,港生穿着件杏黄色的短风衣外套,一头扎在资料里。

    julian笑了笑,想着香港夜里开始有点凉了,从旁边高柜里翻出一条薄毯,一手握在门柄上正要开门,却听到一丝响动。julian定住脚,从门上透明玻璃的地方看到有个女人进来了。

    夏青。

    julian低头看表,夜十一点零五分。这个时候来自己公司,不是想要收集证据还能是干什么。自己没收拾她,她果然还要来找死。

    julian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快速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玻璃门,一步步走近港生,轻轻拍了拍他,轻声细语的说:“醒醒,你回家吗?”

    港生睡得太死,julian看着他有点肉的脸忍不住掐了一下,把薄毯打开,披在港生身上,然后用手将几个角往他身下塞塞,捏的牢牢实实的。

    阿青看着这一幕一开始觉得怪异,到后来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一步一步往外边退,快退到电梯的时候疯狂的跑了起来。

    其实julian也没做多出格的事,但女人的敏锐度总是可怕的。阿青呆滞的坐上计程车,面无表情的痴了几秒,然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看见小姑娘哭的这么难受安慰她:“靓妹仔你别哭,扑街仔不行就换一个咯,你还这么年轻,会碰到真的对你好的。”

    阿青听完哭的更厉害了。

    港生第二天起来,总觉得昨天做了个很温暖的梦,梦里有个好女孩,捏了捏自己的脸,在自己耳边笑,提了床毯子过来,细心又体贴。从身后抱住他,跟他说了晚安,然后吻了港生的侧脸,抚摸着他的眉眼。

    梦里芳香,有股肥皂混着烟草的味道飘扬,真是一场美好的幻想。

    港生揉揉脸,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没疏解,做尽春梦。

    一坐正发现身上的毯子掉了下来,还真有人给自己盖毯子?!

    julian端了杯咖啡过来,递给港生:“吃点东西吧,我昨天看你睡着了也喊不醒,怕你着凉,找了床毯子给你。睡得还好吗?”

    港生大为窘迫,脸红着点头:“啊,还… … 还可以。”

    说着手忙脚乱的收起毯子,一副要还给julian的样子,julian按住他的手:“不要还给我了,你睡过了。”

    港生这才想起julian有点轻微的洁癖,连忙道歉。

    julian看着他手足无措,心里很高兴,很高兴。

    “阿贵。”

    港生抬头看julian,julian的目光是一种他读不懂的奇怪,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动物本能的往后缩了一下。

    julian憋了半天,只说了句:“明天舞会你早点到吧。”

    ※※※※※※※※※※※※※※※※※※※※

    今天是短小的一天,明天那章会比较长。港生恋母这个情节我砍掉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