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柚小桃君 - 提拔 TVB重生之天若有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台上的柳莺莺唱完下了台,响起一阵掌声,港生看过去,重新上台的竟然是老板上次见过的那个林莲好,林莲好是个中年女子,眉眼之间很有几番风韵,唱起歌来也不像年轻姑娘那般甜腻,是一种白玫瑰般的低沉和雅隽,港生一时之间听得有些着迷。

    julian也在往台上看,有些不屑,有些难过,唯独没什么愧疚,其实他本来也没觉得自己有多对不起林莲好,这个女人作为母亲,是失败的,他从来没享受过一丝母爱,没有辞退她,也算是他最大的仁慈了。

    julian看着港生着迷的眼神觉得好笑,他上一世曾经查过,知道港生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更不知道,自己是他同母异父的弟弟,说起来,他们是一样可怜的人。

    “阿贵,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港生一个激灵,瞬间警惕起来:“我?我爸妈不在了,老板怎么想起问这个?”

    “sorry,我不知道。”

    港生摇头:“没关系,老板。”

    julian失落的看着港生:“那我们算同病相怜,我dad过世了,我妈很早抛下了我,我十一岁就被送到了美国,我是一个人长大的,那时候我过的很痛苦。”julian面对港生的时候,总是前所未有的真实。

    这些话,他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对人说。

    港生皱眉,看着比自己还小几岁的julian,有些心软:“那你爹妈真的太狠心了,十一岁真的太细。”

    “我小时候很想亲近我的父母,但是这些我都得不到”julian顿了顿,父母对他来说是个死穴,每次谈起,都被挖空心脏:“我那时候经常被外国佬打的鼻青脸肿,常常受欺负。”

    “那你怎么办?”

    “以牙还牙,打回去。你知道的,你越怕他,他就越欺负你。其实… …”julian喝了一大口酒,继续说道:“其实很难过的。”

    港生突然迫切的想要安慰julian一句,julian却没给他这个机会,仿佛喝醉了一样,不停的说着:“所以我知道,我要站在最高的地方,才能不受欺负,我发誓我不会让任何人看不起。”

    港生夸张的笑了笑,想要缓解气氛,拍拍julian的手臂:“老板你现在生意做这么大,根本没有人敢不把你放在眼里,真的很厉害了。”

    julian勾起嘴角,笑了笑,眼眶是红色的,笑意到不了眼睛里。没来由的,港生被这个笑容刺痛了一下。

    “是吗?不好意思,让你听我讲这些。我这个人真的没什么朋友。”julian对着歌舞台上笑的很灿烂,港生看着他痛苦又自嘲的眼色,很不忍心。

    julian看过来,港生心虚的避开了他的目光。

    julian拉过港生的手,脱下自己腕上的手表,套到港生手上:“送你件礼物当赔罪了,好好跟着我,不会亏待你的。”

    港生低头看着表,不着痕迹的叹气。

    julian站起身,港生走在他后头,这一次,他是真的在笑,极力抑制住想要回头看的冲动。

    送完julian,港生回到julian分给自己的公寓,夹起烟抽了两口,又打开一瓶橙汁,一边喝一边发呆。他真不知道上司究竟看中他什么,非要让自己来当这个卧底,当卧底太难了。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一边真情实意的跟这些人称兄道弟,一边打探着各种消息,想着怎么端掉别人。

    华港生啊华港生,你不要被眼前的事物蒙蔽了双眼。一定要警觉一点,如果鲁德培一早知道你是个卧底,一定第一个开枪打死你。

    港生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一颗热心肠又硬了起来。

    九月三日

    这段日子,julian重新聘了一个叫阿成的大叔做司机,港生已经被提升为了仅次于阿标的副手。

    他正在华夏中心整理公司资料,接到阿标的电话,让他一个人立刻下楼,港生看了一眼窗外是那辆平常总开的白色轿车。

    敏感的察觉到这可能是一笔交易,跟其他同事打好招呼,按下电梯的下一层,进到这一层的公厕,锁上门,从吊顶扣板夹层里拿出一台通讯器发出:boss可能有动作,车牌号xg90087。

    阿标看到港生这么久才来,指着他鼻子骂道:“磨磨蹭蹭,你上不上道啊?!”说完让他把bb机交了出来。

    港生道了歉上车,阿标跟julian坐在后座,港生坐在前座。

    港生透过反光镜看后边,试探的问:“老板,我们这是去哪儿啊?这么严肃。”

    阿标瞪了港生一眼:“这是你该问的吗?啊?老板要做什么你跟着就是了,这么多废话。”

    港生点头,连忙称标哥说的对。

    julian摆摆手:“哎,没关系,他等会也会知道。”然后凑上前,拍了拍港生的肩,港生转过身,julian冲他扬眉:“跟了我这么久了,我做什么的应该有数了吧。带你见见世面,怕吗?”

    港生机灵的答:“老板做大生意的,多谢老板给我机会。”

    到了郊外一处荒芜人烟的废弃零件厂,司机被安排在车上等,julian示意阿标去开门,阿标连续敲了三下,停顿了一下,又敲了两下:“我们鲁先生上门拜访,还请jacob哥赏脸。”

    一个有脸上有道刀疤的男人来开门,男人长得很壮,一脸凶相,看起来很不好惹。

    三人还没有看到jacob哥,只听见一道极尽嚣张的笑声:“鲁德培,迟了一刻钟,看来你是不想打开门做生意的。”

    港生偷偷看了下julian的表情,他知道julian很讨厌别人叫他中文名。

    门缓缓打开,julian气定神闲的走进去,阿标和港生分别站其左右。

    厂里站着二三十个古惑仔,颇有气势,中间一把竹椅上坐着一个肤色略黑,长相有点东南亚轮廓的男人,看上去三十多岁,他身前放着一张方桌和一壶茶。这人歪着嘴角,眼神凌厉,打量着julian三人。

    julian一步一步地走上前,jacob的手下也往前逼近,厂内安静的一只蚊子叫也能听得见,剑拔弩张的气氛让港生有些难以适应。

    julian在方桌前停下脚步,隔着jacob只有一米之隔,两边的人都已经举起枪,开了保险。julian和煦的笑着:“这么紧张做什么?”julian从西装袋里掏出丝巾,拿着靠着自己的这只茶杯擦了擦杯口,阿标见机提起茶壶给julian的杯子满上了一杯茶,又给jacob倒好茶。倒显得他们才是主人一样。

    julian喝尽一杯,反手倒过来,对着jacob道:“晚到一些,给你赔个不是。阁下竟没有酒,难道是让我这个客人来喝茶的?”

    jacob狠厉的盯住julian:“酒,是给朋友喝的。”

    julian用丝巾摩擦了两下方桌,垫在上面,半靠在桌边,侧身俯视着jacob,语气温和,却有种不容质疑的压迫:“朋友嘛,多聊两句自然就是了。”

    jacob觉得好笑,这世上居然有比自己还要嚣张还要狂妄的人。

    “虎子,搬张椅子给鲁先生。”

    julian坐下来就直接问:“你要多少?”

    jacob:“爽快!你能给多少?多久给?”

    “大概一个月,有批货从英国过来,打的是印度造的牌号,夹着三船货,两百万美金。”

    “两百万,你怎么不去抢?!一百万美金。”

    “我这里都是尖货,东南亚这一带根本造不出这么好的东西,不然你也不会要跟我买。”

    “呵~都是用来杀人的,分什么尖不尖?最多一百二十万。”

    “一百六?”

    jacob敲了敲方桌:“一百三十万,再多没有。”

    “一百三十万… …”julian把玩着手里的杯子思考,然后用杯底碰了碰jacob的茶杯:“成交。”

    “具体时间地址我让阿标告知你手下,合作愉快!”

    julian伸手过去,jacob用力握住了julian的手,一只狼一只狐狸对着彼此,皮笑肉不笑。

    港生全程没插上一句话,没发挥一点作用,但是julian肯带他来,就必定是想用他做事的,他倒不急。

    出了门,四人回程,港生想着刚刚心惊肉跳的场面觉得julian的确很有胆识,是个犯罪的天才,他脑子里计划着要怎么利用这次,打入或者扳倒julian的集团。

    一边对着julian和阿标奉承起来:“老板太威风了!就带着我们两个压住了对面jacob那么大的排场,标哥也是厉害,反倒是我没多大用处。”

    阿标受用的拍了拍港生的头,看他也顺眼几分:“boss一直是无敌的,我当年在usa跟着boss混的时候就见识过的。你啊,还有的学!还不谢谢boss 给你机会。”

    港生一脸真诚的看着julian:“多谢老板提携!老板好叻!真是人中龙凤啊!”

    julian被港生夸的扬起嘴角,舔了舔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