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柚小桃君 - 交叉 TVB重生之天若有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第二天julian的头还是很疼,忍着起了床,call了电话给阿标。

    习惯性的让阿标来接自己,突然间反口:“不了,我想起我右手抽屉里有一份文件,你给越南那边打个电话确认一下。阿贵在公司了吗,叫他来一趟就行了。”

    港生其实就站在玻璃门外面,阿标看了他一眼,挂了电话,锁了抽屉出来,对着港生丢了一串钥匙:“鲁先生让你去接他。”

    港生点点头,一边抽烟一边接过钥匙,颠着脚步往门口走。

    阿标按通电话那头:“有查到什么吗?”

    那边的人迟疑了一下:“没。”

    “那继续吧,一有消息就通知我。”

    阿标走了两步,有一种强烈的直觉,翻开julian的通讯本,找到了ki哥的电话。

    “ki哥好,我是鲁先生的秘书阿标,我想请您帮我查一个人。”

    “哈,你是鲁德培这细仔手下啊,他dad都死了好久,他又不懂得孝敬长辈,我凭何帮他啊?”

    “ki哥现在也是生意人,我们老板现在生意做这么大,必有厚报的啊。”

    “那就等等看咯。”

    “多谢ki哥。”

    … …

    那一头,港生看着依然穿着浴袍的julian:“老板,你要不要再休息一下?”

    “没事,我总不能太懒了。”说着julian捂着胃,干呕了两下,顿时真的头晕目眩起来,赖床太久没吃早餐,果然就胃痛了。

    港生上前扶了julian一下:“老板,怎么了?”

    julian痛的咬牙,说不出话,港生转头就想去拿电话:“要不要叫医生啊?”

    julian摇头,对他招了招手:“没事,没有事,你在床头柜头一层把胃药拿给我。”

    港生立刻去翻出药,又抄起水壶,倒水发现居然是凉的:“老板,水是凉的,你先把药吃了,我再去给你温杯牛奶。”

    港生把药倒在手心递给julian,julian看着港生细长的手,一时间有点意乱情迷,没有拿手去接,而是用嘴含住了那粒药。温热的气息洒在港生的手掌心,气氛突然变得有点暧昧又奇怪。港生有些讶异,但也没做多想,手腕一转,一颗药倒进了julian的嘴里。

    julian眉头一抽,又气又甜,一股热流涌上来,耳郭脸颊染上一丝绯红,略低着头,捧着水杯喝下,睫毛挡住了视线里眼神的邪恶,有几分得意。

    港生看着julian,语气很关切:“怎样?有没有好点?”

    julian舒了口气,撩起头发:“没事。”

    港生把药跟水杯归位,还有点不放心的样子:“你真的没事吗?你听我讲,喝杯热牛奶会好点。”

    julian楞了一下,犹豫的点了头:“厨房不怎么用,你看看吧。”

    julian看着港生的背影,扶了扶镜框,这熟悉的场景真是让人沉溺,他上一次拒绝了这杯牛奶。

    港生打开冰箱,确实东西很少,不过好歹还是有牛奶和三明治的,港生把牛奶放进烤箱,一边想着一边摸着口袋,口袋里放着一个微型监听器,等会julian吃东西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把这个塞到他床下。

    港生带着热好的东西过来,julian喝了几口牛奶,也许是真的有用,又或者心理作用,胃的确好多了。

    julian咬了一口三明治,正好一口咬在里面夹着的鸡蛋上了,顿时皱了下眉头,阿标准备的东西真是不够细致。

    港生见他停下嘴,问:“老板你是不喜欢吃三明治啊?”

    julian尴尬的说:“那倒不是,这里面的蛋不好吃。”

    港生点点头,有些粗神经的凑了过来,用叉子一点点把蛋挑了出来,然后抬头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有点呆,又有点好看,julian也跟着被感染了一般,轻轻抬起了嘴角,晃了晃头。有点被哥哥照顾的感觉,很奇妙,很舒服。

    julian一口一口的把港生做的东西都吃完了,然后拿起一套黑色西装和一件白衬衣,想了想,又从床头抽出一条豹纹丝巾,塞进了黑西装的上衣口袋,露了一小节出来。

    “老板你换衣服,我出去等你。”

    julian背对着港生,歪着头扬眉笑:“没关系。”

    julian脱掉浴袍,露出宽厚的肩和窄腰,肌肉匀称有力量,肤色是略浅的小麦色,港生瞄了一眼,比自己身材好多了。港生来回走着,徘徊在julian床边,julian正在扣上衣扣子,他应该不会注意自己吧?港生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口水,有些手抖的摸出了微型监听器,慢慢蹲下来,把它贴在了julian的床底下。

    港生额头冒汗,腿脚有些发软的悄悄站起,julian正好回头看他,港生险些没站住脚,julian疑惑的看着他:“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不像被发现的样子,港生整理下表情,憨实的点点头。

    julian背过身,笑容逐渐消失,扯下西装袋里的丝巾,有些无奈。

    也是,没有人是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的,他对港生的好也不是别无所求,想到这里,他摩挲着手指,华港生,我的忍耐,你早晚都要还回来。

    … …

    两日后的下午,港生来到跟李sir约好的地点,李sir比港生早到,而且看起来有些急躁。

    港生疑惑的问:“李sir怎么?出什么事了?”

    李sir抽了一口烟,给港生也分了一支:“突然又有人查你你知不知道?”

    港生怀疑的想起那天给julian房里按完监听器的时候,julian回头看了他一眼:“我那天给老板按了监听器,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但我觉得他应该没发现,这两天也没什么不对劲。”

    港生又问:“谁查我?”

    “鲁德培的秘书,阿标。”

    “阿标?”

    “你要小心,一有不对劲就赶紧撤离,do you understand?”

    “yes,sir!”

    港生每天在办公室,julian对他跟以前没什么两样,不,也有区别,或者说更亲近了,但他一直接触不到julian最核心的犯罪集团,julian除了印`假`钞这件事,其他的,毫无进展,港生知道他最近再跟越南佬泰国佬谈生意,但其中谈的什么、怎么运作,他的却一无所知。

    julian好像对自己的前女友阿青也歇了心思,虽然有来往,但看得出来,他对阿青其实并不上心,港生想着,要不要提醒阿青,离这个人远点。

    这一天阿青正好来找julian,julian和阿标出去谈生意还没有回来,阿青推开办公室有些看不起的口气:“我没想到你这么堕落啊,居然给别人当起司机了。”

    港生心里有几分膈应,但还是好言相劝:“阿青,你别对julian陷得太深,他对你没有真心的。”

    阿青笑:“那你对我就是真心,对我真心要跟我分手?你省省吧。”

    港生感觉她听不进自己的话,有点委屈,他真的是为了阿青好,但这些话只能烂在肚子里面。

    阿青冷笑了一下,她本来也就不是为了什么劳什子爱情来找julian的,她也不可能相信julian真的看上她了这样的鬼话,julian不是一个干净清白的商人,这也许是一条猛料。

    阿青还是有几分心软:“我劝你辞职,这种地方不适合你。”

    港生愣住,阿青没有再理他,转身走了,港生追了两步,想到这是julian的公司,又停住了脚。

    傍晚七点多,julian让港生去夜总会接他,到了地方发现阿标果然跟julian在一起,julian看见港生又叫开人了一瓶酒。

    “来来来,喝一点。”

    港生接过杯子:“老板,我等会还要送你回家,我就意思两口吧。”

    julian摇头:“没关系,不醉就行啊,醉了也没关系,在这里开间房,你也休息休息。”说着就笑了笑。

    阿标给港生打了个眼色:“你照顾好boss,我先走一步了。”

    港生点点头,又陪julian喝了一小杯,想起阿青的事情依旧有些怅然若失。

    julian敏感的发现他的低落:“怎么了?不开心啊,不开心就多喝两杯了,一醉解千愁啊。”

    港生点头,julian起身,靠着港生坐的更近了一些,拿起杯子,手腕晃动了两下,碰了碰港生喝过的杯口:“为什么事不开心?我也算看重你,那就不是事业了咯。女人?”

    港生烦闷的没有说话。

    julian突然间想起阿青这个该死的女人了,一定是她,让港生这么难受。

    “女人都是一样的,她们都很自以为是。没事的,你这么年轻能干,还会有大好的前途,会有很多女人跟你的。”

    港生拍了拍脑袋,突然大着胆子说:“老板你这么靓,又有大屋又有钱财,呐,是个女人都会愿意跟你的,我就不一样了。”

    julian失笑:“都愿意跟我?你讲的好!”

    港生摸不着头脑,看着julian这么高兴,知道自己这马屁一定是拍到老板心里了,附和着干笑两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