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饭粥粥 - 分卷阅读17 引路师(网络版)  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引路师(网络版)高H 作者:饭饭粥粥

    分卷阅读17

    个娃娃是自行从结界裡跑出来的,下结界的人可能没料到孩子会自行跑出来,挡得了鬼却挡不了人。

    「你爹爹有没有说不可以走出来?」我好心的指指兽穴提醒他。

    他歪着小脑袋瓜想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他爹有交代过吧,小嘴一圈「啊!」了一声。

    不过,下一瞬间他又委屈的噘起嘴:「饿饿,饿饿。」

    嗯,我也看得出来,从他红红紫紫的小拳头上。

    蹲到他身前,我拿起他的小拳头看,鬆开的拳头裡还掉出几根被握扁的草。

    「这个…苦苦……」他跟我诉苦,我这才懂了,他饿到受不了,才跑出兽穴拔草吃,可是太苦了,他吃不下去。

    这麽小……这麽小的一个娃娃,连走都还走不稳的模样,为什麽他的爹爹会把他放在这裡?

    能设下这麽一个强力的结界……突然间我想起了,一个传说中的族人。

    是了…不管是这娃娃身上传出来的奇妙味道,还有他不知为何离开的爹爹,以及这强力到不是普通法师能设得出来的结界。

    引路师。

    我并没有亲眼看见过,可是在群鬼之间留传着,有这麽一族的存在,力量弱的死人会找他们引渡,力量强的死人则想要吃掉他们。

    传说中,他们的胎儿是美味阴气的集合体,只要能分食到一小块都能增加百年妖力。

    这个被放在结界中(不过自己跑出来了)的,就是传说中的引路师吗?

    低下头,我再一次细细看向他,入眼的是沾满鼻水口水的小脸。

    呃……好像和传说中有点落差,我汗。

    算了,不管他是不是引路师,对我来说都没差。

    小娃娃在我想事情时,又开始啃起他的小鸡爪,几个新鲜牙印加在上面好不热闹。

    不知为何这让我有点不舒服,胸口彷彿被人紧紧压着,连气都喘不过来。

    伸手在空中一挥,下一瞬间握住一个包子,管他是从哪间馆子摸过来的,我把包子从另一个空间拉过来。

    「喔,这味道,梅乾猪肉。」还不是普通包子,是放了梅乾提味的。

    小娃娃也闻到了味道,小脸都亮了,直抬头想要拿。

    「吃…要吃……」髒兮兮的小手手挥啊挥,满脸期待。

    我这个人个性也不太好(当然我自己也不打算改),明明原本就是替他拿来的包子,看他一脸馋像的可爱模样又觉得无条件给他太委屈我自己了。

    对了……我想到了,传说中的引路师,不正是靠鬼气来生子的吗?那麽替我生子,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宝宝,包子给你可以,你以后跟了我吧,替我生娃娃。」我把包子在他鼻头前晃啊晃,诱惑他。

    他又怎麽可能听得懂,只点头说好好好,就把包子给抢了去,一口两口拼命啃。

    「不要忘了你以后要替我生娃娃喔,你已经吃了我的包子。」我提醒他,看起来他就是还不会记事的模样,我想今天的包子是白送的。

    「嗯嘛…好…嗯嘛嘛嘛…替哥哥,生娃娃。」他满嘴包子肉回答得含含煳煳,也不知道他明天睡醒还记不记得。

    我一边苦笑,一边站起身来,奇异味道的谜团解开,我也该赶紧离开这一带,免得又被那些纠缠不放的麻烦傢伙给追上。

    看小娃娃用鼻水配包子吃得正香,我拍拍他的头,说:「那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没想到小娃娃竟然鬆开死咬包子的嘴,一手扯住我的衣摆(当然另一手还紧握着包子),奶声奶气的说:「别走,大哥哥别走~~」

    那模样…可爱的我差一点想把他直接给抱走了。

    不过不行,我冷静下来,想起自己的状况。

    这一阵子的日子特别不好过,不像上一个朝代的末代昏君只顾扩张国土,战事连连弄了一堆死人让我们增加伙伴与粮食,改朝换代上任的新皇倡导和平,死人少了不说,还鼓励一堆道士法师捉妖除魔,搞得我日日夜夜过得不安稳。

    连我自己一人都这个状况,再加上一个可能是引路师的小娃娃,我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我只好安慰他说:「放心,我还会再来找你的,你已经用一个包子把自己卖给我了啊。」

    说完,我鬆开他的手,转身就走。

    不敢回头。

    踏出几步后,微风从后头传来他的声音,溷着那无法形容的味道。

    「我叫长生,大哥哥要记得,要来找长生喔。」

    我还是没有回头,只是挥挥手代表我听到了。

    我不敢回头,不敢,看到他那双青青紫紫的小手。

    在那之后,我不知道他能记得几天,可是我真的是隔天便忘了。

    一个该死的法师设下圈套,自以为事的我跳了进去,全身妖气几乎被打去一半。

    奄奄一息总算是逃了出来,开始了一连串更辛苦的逃亡。

    疯狂的啃食同类,我只想要更强,许多弱小的灵魂都成为了我体内的一部份。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今天我不变强,明天我就会死在别人手裡。

    然后,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我竟然已经强到被称为鬼王的地步。

    就在这个时候,我又再一次见到他,长生宝宝。

    他已经长大很多了,虽然还是个孩子,但已经不像以前肚子饿了只能啃拳头的大小,他会自己跑到市集去买吃食,还会跟菜贩杀价。

    没有变的,是他特有的味道,以及圆滚滚的眼睛。

    他看着假扮成卖字书生的我,甜甜的说,先生给我的价钱也要公道点。

    那时他很靠近我,我只要一伸手就能碰到他的脸,也因此,从他身上传来不知是哪些孤魂野鬼的阴气,浓郁的让我完全无法忽略。

    引路师,替死人引路的一族。

    后来我研究了更多相关传说,知道了,他们引路的方法。

    和法师不同,不是藉由符水或咒语。

    而是……

    我看着他小小的身体,他虽然已经长大,却还是个孩子。

    十岁的孩子。

    我不得不说他爹爹的方法很有效,他们在年幼时开始替死人引路,累积了足够的阴气好在成人时生下的第一胎能够有足够强大的能力,把想要分食胎儿的群鬼给赶走。

    至少他爹爹在产下他弟弟时,证明了那是极为有效的保命方法。

    只不过……在闻到他身上满满的阴气味道时,我回想起的,是他青青紫紫满是牙印子的小拳头。

    那一瞬间我知道了,那感受该叫什麽。

    怜惜。

    那叫做怜惜。

    是了,我总算搞懂了,这种感觉叫怜惜,想把他放在手心上,藏在怀抱裡,替他挡去一切可能的伤害,好好的疼惜他。

    但是,伤害他最深的,是我。

    站在床边,我看着他明显缩小一圈的脸蛋。

    两颊的肉颊子不见了,小小的下巴瘦得可以戳人。

    之前他在他爹爹身边时,也许有时会饿得啃他的小拳头,也许要忍耐群鬼在他体内洩精。

    可是,他却不会碰到这样子,差点去了半条命的事。

    「嗯……」他翻了个身,眼睛缓缓张开。

    「醒了?」我怕吵醒他才没上床,现在他醒来了,我也就脱去外衣上了床。

    「大宝呢?」他最挂心的,是他拼着九死一生所产下的孩子,我们的长子。

    「没事,睡着呢,我让小包子和小馒头顾着他。」再扯来一条被子,把我和他紧紧包在一起。

    大宝刚出生时没我的手掌大,明显的是先天不足,躺在那儿呼吸你都会担心他下个瞬间就断了气。

    大宝本身并不是有什麽病,长生宝宝在怀胎时也是很努力的养身子,可是结果是可怕的难产,长生宝宝差一点没救回来,大宝也差一点死在长生肚子中。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长生宝宝真的太小了。

    他怀大宝时才十岁,生大宝时也才刚满十一岁。

    孩子生孩子,长生冒了多大的风险?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我。

    若不是我故意拐长生在十岁和我有了关係,也许他会依原本预定,约莫在十六、七岁时才会怀胎产子,那肯定没现在的风险。

    一切,都是因为我……

    「怎麽了?脸色这麽差。」他的小手摸上我的脸,这大半年下来,总算是恢复了一些血色的小手。

    「哪有,你眼力不好。」我故意这麽说,不想让他知道我心事重重。

    他倒是信了,本来就是,夜裡黑漆漆的,我又没点灯,他哪能看出我的脸色。

    「喂?累了?」他攀到我的身上,正当我在为他几乎没什麽重量的身子感到自责时,突然间一双小手滑进我衣服裡。

    「……长、长生?」难得的,我结巴了,因为那双手的位置。

    「嘘!闭嘴!」他嘴裡讲得很是强势,可是我看见了,就算在黑暗中也看得出他的脸红得要出血似的。

    他的小手并不冰冷,至少现在不,滚烫的手指贴上了我的阴茎。

    我很快的勃起了,几乎在他贴上来的那瞬间。

    我开始喘息,他也一样兴奋。

    我想伸手抱住他,想要粗鲁的剥下他身上的衬衣,想疯狂的把阴茎插进他体内。

    可是我不敢。

    他太瘦了,害他变得这麽瘦的,是我。

    但就算我能控制自己的手,却无法控制现在充血勃起的部位,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那裡传来脉搏的跳动。

    像是被我的勃起所鼓励,他的动作更进一步,不再只是轻握茎身,他还把手指缠绕到后头沉甸甸的睾丸囊袋,像是买鱼买肉怕给小贩骗了钱,要自个儿用手掌秤秤重量似的确认着裡头的饱满。

    「你、你不要乱动。」他也在结巴,狠狠的交代我之后,他坐起身子,脱掉身上所有的衣物。

    黑暗中我却能看得一清二楚,在我第一次抱他时的胸口嫩肉、凸凸的小肚子、圆圆的肩膀,全都不一样了。

    他的肩膀削了下去,胸前肋骨一条一条的极为明显,老是被我嘲笑幼儿体型的肚子也不见了。

    我的心裡再一次浮起了第三次那个感觉,怜惜的感觉。

    当然,怜惜只在我心裡,我的阴茎还是不理会我,它只想着要征服眼前这个瘦巴巴的小孩。

    长生小孩脱光衣服,再一次爬回我的身上,这一次他很直接,双膝一弯就把肛穴口凑到我的勃起阴茎上。

    「长生……」我的声音很低,努力压抑着快要溃堤的慾望。

    「嗯……嗯嗯…」他的声音很高,一直都是这样,他还没开始变声呢。

    小小的肛口贪心张开嘴,就像他很小的时候,想要把跟他的脸一样大的包子一口咬进嘴裡一样贪心。

    我感觉到硬龟被柔软的穴肉包含住,缓缓的,但确实的,一点又一点的,我被他『吃』了进去。

    「啊…啊……」他颤抖着小身子,是因为快乐还是痛苦?我不知道,也许都有,因为我自己就是被这两种感觉交杂着。

    他的身体太久没有打开过,紧窒得像是想要用穴口夹断我似的,可是在疼痛中传达来的是惊人的快乐,他用狭窄的肛穴带给我这两种矛盾的感觉。

    「长生…长生……」我的自责破功了,原本平放在床板上的手伸起来,握住他纤细的小腰,伴随着下半身一起一落,我开始用阴茎征服他。

    「啊!啊!好棒!啊!」他激渴的叫喊,对交欢一事他一向都很诚实,特别是那张不会骗人的小嘴。

    在他怀了大宝后,我不敢碰他;在他产子差点送到命的这半年,更是不用提了。

    前前后后一年半下来,似乎……我在不知不觉时,忽略掉了他的慾望。

    虽然他才十一岁,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在从小到大的引路下,被改造成对快感敏感并渴望的身子。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

    我最不应该的,并不是害他稚龄产子这件事。

    而是放着他饥渴的身子,每晚只是把他抱在怀中入眠这件事。

    想通了一切,我弹起身子,把他狠狠的压在床板上,用阴茎无情的肏开他柔软的肛肉。

    「啊!啊!操死我了!我要被操死了!」他哭喊,泪水真的流了出来,但我已经知道那只不过和他嘴边冒出来的口水一样,和我马眼不断流出的兴奋精水一样。

    那是喜悦的液体。

    「让我操死你吧!长生宝宝!」我的两手捏住他的屁股肉,左右狠力的分开,让他的穴口更加大张,好让我的阴茎进到了最深处。

    我感觉到马眼张开,马眼口中带着精气的精水夹杂着我的兴奋一併喷射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僵着小小的身子,彷彿我射进去的不是精液而是一把大刀,他抽搐、他颤抖、最后晕厥过去。

    他沉沉睡着,过于久违的性爱夺去他不多的体力。

    握住他没什麽肉的小手,我彷彿又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看到的那隻小鸡爪。

    苦涩的青草汁沾在上头的青色。

    啃咬、吸吮留下来的红色牙印子。

    还被口水与鼻水弄得湿滑光亮。

    轻轻吻上他的手,小心的没弄醒他。

    长生宝宝,我该怜惜的宝贝。

    也许我不够温柔,也许我的决定不全正确,也许我不是最适合他的人。

    可是我不可能再一次鬆开他的手。

    我鬆开过一次,但这一次,我不会再鬆开了。

    这双,青青紫紫的小手。

    完 2010/1/10

    后记

    等等就要坐车回老家囉~

    也不知道回去后网路状况如何

    (听说老家电脑已经快挂了)

    那麽就先贴上长生宝宝压倒鬼王的乔段(不算错)

    嗯~会公开的引路师番外只剩下无h小短篇了

    那部分主力又会回到软体动物身上

    软体动物是好物(啥)

    引路师番外无h小短篇

    警语:

    恋童、生子

    引路师番外无h小短篇 by 饭饭粥粥

    <阿爹之谜>

    长生喊他爹叫爹爹,自然也是这么跟大宝教的。

    在大宝还不会讲话时,长生就抱着大宝洗脑:「我是爹爹喔,爹爹。」

    大宝还不会讲话,嘴里出来的不是嘛嘛嘛就是啊啊啊。

    不过,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某一天大宝进行发声练习时,竟然意外的发出了个爹

    分卷阅读17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