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饭粥粥 - 分卷阅读14 引路师(网络版)  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引路师(网络版)高H 作者:饭饭粥粥

    分卷阅读14

    他笑着说,就算我生了十宝,我也还是个宝宝。

    十宝?我急忙转头向四周看去。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身边九个粉琢可爱的小娃娃环绕在四周,有的窝在一起睡觉,有的缠在一起玩闹,有的独自啃着自己的小脚。

    再低下头,我瞧见我的肚子,高高鼓起的肚子。

    「哇啊!」的惨叫声把我自己给吓醒。

    久命和大宝站在床边,也被我的叫声给吓了一跳,两个人四颗眼珠子好奇的盯着我瞧。

    「长生哥哥身体不好吗?一直睡觉。」久命不安的咬着小手指,两眼直直揪着我问。

    「没事啦,我阿爹只要跟我父王进房间之后就会这样。」大宝拍拍久命的背,彷彿他才是大一岁的小哥哥。

    「啊,那我知道,爹爹和无道叔叔进房间以后,爹爹也会这样躺上个半天。」久命不知道他不小心透露出爹爹的大秘密。

    唔……我还以为那个无什麽真人的看起来年纪小,会是爹爹压他呢……当然我知道无什麽真人的绝对不像他外表那麽年轻,大概是练了什麽返老还童的法术吧。

    「两个小朋友进来吵长生宝宝啊?」端着莲子茶走进来的,是刚刚把我折腾到只剩一口气的凶手。

    「父王。」大宝不敢造次,见了他父王乖乖打招呼,可为什麽我从小教他喊我『爹爹』的结果却变成了『阿爹』?真是不公平。

    「我没有吵长生哥哥,我进来看看他有没有不舒服。」小久命没喊他,可能他也不知道该喊什麽。

    「呵……他没不舒服,是太舒服。」嘴裡讲着欠扁的话,他还是温柔的扶我起来。

    「喂,你想,我们会生几个?」我突然想问他这个问题,久命和大宝也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听。

    他笑了,好看的黑瞳眯成半月型:「都行啊,九个十个都欢迎。」

    「你当我种猪啊!」我骂归骂,却也笑了起来。

    安心的靠在他身上,我想,九个或者十个都可以,也许更多也行。

    我们一族在人与鬼中挣扎。

    被身为人的法师追杀,被身为鬼的死人贪食。

    可是我们还是一代接着一代延续着生命。

    也许有那麽一点是为了生存的慾望,可是我知道,更多的是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的爱。

    就算捨弃生命,也要留给下一代的爱。

    像是抱着生命危险产子的,爹爹的哥哥。

    像是以己身为诱饵,引开法师而让爹爹脱逃的爷爷。

    像是不顾一切,用身体挡在我的面前,不让我被鬼王抓走的爹爹。

    我的体内全是他们的爱,满满的爱。

    我也将会把我的爱传承下去。

    让引路师一族,延续下去。

    全篇完 2010/1/9

    引路师番外 以后

    警语:

    高h、非恋童

    引路师番外 以后 by 饭饭粥粥

    「今晚可不可以……」

    「不行,二宝好像发烧了,晚上我要照顾他。」

    「那个可以让小馒头顾啊。」

    「小馒头也不过是个六岁的小淹死鬼,我哪能放心。」

    「要不然,就丢给长生他们夫妻自个顾啊。」

    「长生刚怀第三胎,不能让他累到。」

    「……呜呜…」

    「别假哭了,一点也不像。」

    「你怎麽这样,是你昨天自己说要让我做的,我才会忍到现在~~」

    听着房裡传出来的对话,两颗小萝卜头挤在窗外讲悄悄话。

    「久命,为什麽二宝发烧,无道叔叔要哭啊?」两岁的大宝还连不起来前因后果,单纯从前面听到后面,他得到这样的结论。

    「因为爹爹要照顾二宝不能照顾他啊。」三岁的久命虽然聪明,却还不能理解大人间这种米有营养的对话,一样也误解了不少。

    「无道叔叔这麽大了还要人照顾,丢丢脸,我都可以自己一个人睡觉了。」大宝鄙视起无道真人。

    「可是我知道喔,晚上爹爹照顾无道叔叔,隔天无道叔叔会照顾爹爹,会送饭给爹爹吃还会帮爹爹按摩。」久命毕竟和无道真人在一起生活久了,知道的更多了点。

    再也听不下去,我走到窗边,敲敲窗台提醒两个听牆角的小傢伙:「三字经背完了?」

    久命点头:「都背完了,爹爹。」

    「大宝呢?」斜眼看过去。

    「……我、我这就去。」小样的,跑得跟他爹一样快。

    久命也跟着大宝跑了,嘴巴讲的是一回事,小滑头的他应该也还没背完吧。

    从后头,瘦瘦弱弱的少年贴了上来,可怜兮兮的问:「真的不行吗?」

    那语气,彷彿小可怜似的。

    我叹一口气,关上窗,转回头跟他说:「晚上不行。」

    「不行?」他没听懂。

    「嗯,『晚上』不行。」我这次加了重音,『晚上』二字几乎是咬着牙讲的。

    这次他听懂了,眼睛都亮了起来:「那『现在』可以囉!」

    ……迟钝的傢伙。

    「别、别浪费时间,来来来,先上床。」高度只到我胸口的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模样,只不过我心裡明白,他这模样二十几年没变过,根本只是他自己不想变化。

    任凭他把我放倒在床上,也随便他手忙脚乱的脱起我的衣服,早些年的坚持早在他器而不捨的努力下不知抛到哪去了。

    曾经我躲他躲得凶,以为自己成功了,却不知道身上早有他下的追踪符,根本就是在佛祖手上跳舞。

    他在长生出生后来找我一次,看到长得和他有八分像的长生很是欣喜,那时我硬是说这是巧合,趁他没注意时抱着长生跑了。

    这一次,久命出生后,他又来了。

    瞧他抱着和自己长得几乎要一模一样的久命,笑得嘴角都要裂开似的,突然间我也有那麽一点看开了。

    分分合合、冤冤念念,有些事情自己也都变不了念头,又怎麽能怪他死缠烂打?

    这次没跑了,对他擅自住进来一事也不抱怨,顶多当做没他这个人。

    慢慢的,久命会认人了,长大了,看了他喊的是,哥哥。

    瞧他一脸菜色,我倒是有一点痛快感,谁让他总是顶着那一张十四、五岁的模样,久命当然只能把他当做哥哥看。

    淳淳教诲下,久命总算是把他从哥字辈提升为叔字辈,算是升了一等。

    不过话说回来,久命本来跟他就是一点关係也没有。

    会长的那麽相象,只不过是……相由心生罢了。

    「想些什麽呢?」他在我胸前啃啃咬咬,发现我不专心。

    「想今晚的菜色。」这当然不是实话。

    他也不在意,唤回我的魂就继续开发胸前的红点,弄得连我也开始喘息。

    「喂,又没奶,别再吸了。」我拍开他的头,救回已经被吸得红肿的乳头。

    「这儿没出奶水,我改吸下面有出精水的那边好了。」法师啦道士的,不是应该要禁色慾的吗?为什麽他嘴裡讲的黄腔老会让我面红耳赤。

    啊…不过……他吸得还…顶舒服……我也就不拍走他了。

    搓搓撸撸,吸吸含含,在他高超的口技下弃了守,半眯着眼瞧他把我射出的精水吞进肚子中。

    「……也不怕吃坏肚子…」我已经懒得阻止他这种没廉耻的行为,早些时候会气得踹他,现在已经懒了。

    「你不是说吸奶吗?当然要吃了。」他翻过身,在床边翻啊找啊,弄出一个小瓶。

    他什麽时候藏在我床上的……算了,不多想,想了也没用。

    死鱼一般的让他这边摸,那边舔,下面再抹抹。

    「啊!」要死了!进来前不打个招呼!

    他的外表看似十四、五岁的少年,唯一不像的,也不知是怎麽会长得那麽大的……那话儿。

    就算是身经百战的我,在每次被进入时还是会有强烈的不适感。

    可是相对的,这感觉慢慢缓了下去后,出来的,是更强烈的……快感。

    进入、退出、进入、退出……原本缓和的动作,在精油的帮忙下越来越快速,力道也越来越大。

    「嗯!嗯!」紧紧闭上嘴,再不行的话就把拳头压在唇上,阻止裡头想要洩露出来的声音。

    大儿子长生曾说,我这样是假道学,可不是的。

    我只是…只是害怕而已。

    「别憋着,乖。」他硬生生拉开我的手,不只如此,还无情的用指头挑开我的嘴。

    「啊!别…别这样……」我闭不上嘴,只能随着他的一再进入发出呻吟。

    那声音黏腻,带着浓浓的春情,可光是这样也就算了。

    「你喊,我爱听。」他压低身体,不应该是十四、五岁少年的爆发力带着我前后晃动,连带着床板也不断发出吱吱声。

    我忍不住了,再也忍不住的喊了出来——

    「无、无道——啊!啊!啊啊!无道!无道!」

    床板晃动得更厉害了,希望那两个小萝卜头没在外头偷听,不然不知道他们又要怎麽解释我干嘛咿咿呀呀的叫着无道的名字。

    长生永远不会知道,我不是假道学,我只是怕我在群鬼身下,哭着喊出无道的名字罢了。

    肛穴被撑开到极限,我的尖叫声也停了下来,这种时候倒是叫不出来了。

    热精滚烫的打了进来,毫不留情的霸道,和他这个人一样。

    霸道的渗入我的裡面,身体裡,与心裡。

    我曾经问过他,他究竟是几岁了。

    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说,他已经快要满百,阳寿没剩几年就要尽了。

    是吗?我没正眼瞧他,一边给小小的久命喂饭一边说,那好,过几年我就要自由了。

    不不,他摇手,说,就算我死了,灵魂也会缠着你不放。

    喂饭的手顿了一顿,接着又没事似的说,行啊,只不过你要小心,别被我引路给引走了。

    这次换他停下手边的动作,似乎在苦思什麽。

    我忽然很想笑,几乎能想像出以后的事。

    灵体的他待在我身边,可只能看着吃不着,吃了怕就这麽煳里煳涂的被引渡上了黄泉路。

    这样的以后,也不错。

    我笑着继续喂久命,他在一旁皱眉继续苦恼。

    完 2010/1/10

    后记

    <引路师>本文虽然完结了,可是番外却像是无性繁殖一样一直增加orz

    目前已经写到第四篇了……而且好像还会继续的样子

    在本文中没办法多写的白白嫩嫩的小婴儿啦小娃娃的关係吧

    现在好想写那些软绵绵的,爬啊翻啊的软体动物啊!!

    总之,抱着想写就写的心态持续动笔中

    要是页数超过一百,就直接另外做一本<引路师番外集>

    和<引路师>凑成一套做实体书卖囉~

    然后,基本上会留个二~四篇的实体书用番外

    其他的一样会公开在网路上

    今天贴的就是其中之一<以后>

    爹爹和无道真人的h,啥重点都没有(笑)

    既没提到爷爷死亡之谜,也没讲到爹爹和无道的过去,当然是没重点

    不过我个人挺喜欢这种感觉的,算是小品?

    啊,还有,因为番外篇有几篇主角都是小娃娃们

    所以h度会偏低甚至没有也是有可能

    毕竟目前不打算对第三代伸出魔爪(我会被鬼王杀死…)

    还请大家当做杀时间文来用吧(鞠躬)

    引路师番外 大宝

    警语:

    呃...没有?

    啊!生子!

    引路师番外 大宝 by 饭饭粥粥

    我的名字是大宝,应该。

    说应该是因为人人这麽叫我,可是人人又说我还没名字,真怪对吧?

    阿爹边喊我大宝,边自言自语说,也该给大宝起个名字了,老是乳名乱乱叫也不是办法。

    父王边喊我大宝,边跟阿爹说你就别想太多了,上次我想到的惊天皇这名字不顶好吗?

    然后阿爹就会揍父王,用他那个怎麽看都没啥力道的软拳头。

    总之不论如何,大家都喊我大宝就是了。

    啊,不对,至少小馒头和小包子不这麽喊,他们管我喊『大宝少爷』。

    听听,加了少爷二字不就气派多了?

    只不过气派也只是表面,因为他们俩个喊我时,大多是这麽说的。

    「大宝少爷,不能儘吃菜叶子,这药膳蒸蛋也要多吃点。」

    「大宝少爷,听话,快点把人蔘养气茶给趁热喝了。」

    「大宝少爷,已经天黑了,你快快上床睡觉,不然明天又要气喘了。」

    嘴裡少爷少爷的叫,哪一句话不是命令我做事啊,瞧我这少爷当得多没意思。

    大家都说我身子骨不好,体虚气虚无所不虚,要不是从出生以后天天用药汤当奶喝,早就跟小馒头和小包子去作伴——这个我不是听得很懂,小馒头和小包子不总在我身边吗?

    阿爹担心我三不五时气喘,父王交代小馒头小包子注意我有没有一口气抽不上来,连晚上睡觉时都要派个人在身边,随时确定我有没有突然断气。

    可是我并不认为我身体比别人差,至少这屋子裡,比我身体差的就有一、二、三、四……嗯,四个以上。

    不信?我证实给你看。

    先翻身,嘿咻!

    撑起两隻手,膝盖也努力的蹬一下、蹬两下。

    嘿咻!嘿咻!两手两脚的移动,就是中文的『爬』字。

    「大宝少爷,又在练习爬了吗?」上头传来小包子的声音。

    「让他多爬点,运动运动。」小馒头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没人把我抓着,粉好粉好,我嘿咻嘿咻的爬过走廊,一路上畅行无阻,因为父王交代过把所有可能伤了我的东西都收光了,咱们家名符其实的『家徒四壁』。

    先爬到一扇门前面,喘口气,坐起身子,等。

    等什麽?等裡头传出声音啊。

    我算好了,今天肯定听的到,因为昨天夜裡孔叔叔才回来呢。

    『嗯……啊……』

    果然,没等几下子,裡头就传出信哥哥的声音。

    『唉呀…别、别这样……我难过…唔~~』

    听见了没?信哥哥不舒服呢,是染了风寒吗?

    『抱歉…呼!呼!信弟…我、我忍不住……呼!呼!呼!』

    分卷阅读14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