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饭粥粥 - 分卷阅读12 引路师(网络版)  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引路师(网络版)高H 作者:饭饭粥粥

    分卷阅读12

    。

    四周不是鬼气森森的旧宅,突然间就像是一般的屋子一样,院子裡乾淨整洁,屋子也是新屋的模样。

    「这是……」我掩饰不住惊讶,小手贴在嘴前阻止差点跳出来的惊叫声。

    眼前那原本是破脑袋的傢伙现在没破脑袋了,深邃的五官和跳跃的浓眉,好一个英俊的男子。

    转头看向屋子裡坐着的那个,新月般的眉,黑珍珠似的眼,红唇齿白长得真是好。

    没想到这两个死相凄惨的傢伙是这番风貌,想想要是当初替他们引路时,他们要是原本相貌该多好。

    似乎知道我在想些什麽,臭鬼王捏了一把我的屁股,说:「想都别想。」

    哼……我只是想想,又没打算实行,吃什麽飞醋。

    奇妙的景象继续着,那破头鬼不再转圈子,而是偷偷摸摸的模样朝屋子裡看去,眼裡有着怒火,连英俊的脸都扭曲了。

    「竟然是真的…阿英真的从这儿走出来……她没骗我……」咬牙切齿到我几乎听见了牙关发出的吱吱声:「信弟真的背叛我……和她有不乾淨的关係……」

    裡头被称为信弟的男子并没有发现外头有人,他坐在椅子上一脸阴鬱,不知在思考什麽,表情可说是痛心的喃喃自语着:「不可能的…孔哥怎麽可能会不要我而娶阿英姊…她一定是骗我的……」

    听到双方说词我马上知道了,这个叫阿英的女人想嫁给姓孔的破头鬼,但姓孔的已经有了老相好的信弟吊死鬼,所以她给两人各扯了一个谎,对吊死鬼说姓孔的要娶她,又对姓孔的说他的信弟和她有不乾不淨的关係。

    这有什麽好误解的,一句话问出来不就全都扯清楚了吗?

    可是,冲动的两个人都没问,只要一句话而已,却没人讲出来。

    姓孔的冲进屋子裡就是噼头漫骂,贱人二字都出来了。

    那个信弟也火了,指着姓孔的鼻子要他别再来找他。

    然后,姓孔的压着信弟,活生生掐死他。

    信弟也不是好惹的,死之前硬是拉倒了桌子,桌上砚台重重砸破了姓孔的的脑袋瓜。

    姓孔的头破血流,想爬出屋子求救,却因为血流不止死在院子裡。

    对死亡的不甘愿与对感情的执着,变成了黑雾,遮掩住两人的眼前,让他们看不到对方。

    「真的好傻……」我无法反驳鬼王刚刚的评语,只不过……「那他们就要一直一直这样子下去吗?」一个在院子裡直打转,一个坐在屋裡等待?

    「原本应该是的,」鬼王这次换捏我的脸:「不过上次有个自以为事的小傢伙来捣蛋,状况似乎有点变化。」

    变化?我回头瞧那两个傢伙,以前的景象重现完毕后又恢复原状,一个破脑袋绕院子裡,一个伸长舌坐屋子裡。

    「眼前的雾气虽然没有全散,不过已经澹去很多了。」他指着院子裡那个破脑袋傢伙的脸,原本应该是满满黑雾的地方现在看得到一点红红白白的颜色,代表那雾气真的有散去不少:「现在这情况,只要哪天磁场对了,他应该会看得到。」

    看得到什麽,不用他说我也知道那不是指该走的路,而是看到裡头死前的爱人。

    「裡头那个也一样,只要他肯抬起头来,应该也能看得到。」他摸摸我的头:「就看他们还有没有那个心看到对方,只差他们自己的最后一步而已。」

    这麽说来,我那天辛苦的差点去了半条命,也不算是白费工吗?

    然后,这个满脸臭屁的鬼王特地带我过来,也是想告诉我这件事吗?

    我的心裡暖暖的,还有点痒痒的,像是有人拿小勺子搔啊搔似的。

    「嗯,就差一步而已。」我环住他的背,侧着脸贴在他的肩膀上,这是我最喜爱的姿势,在我还是小小孩时,最喜欢这样让爹爹抱着。

    不知为何他身体一绷,突然间抱着我就走到屋子裡,经过那个还在继续发呆的吊死鬼(不对,应该说是被勒死鬼),直往里屋去。

    「咦?咦?咦?干什麽?」屋子的景象也在变化,随着他踏出的每一步越变越新,就像刚才幻象中的新屋模样,裡头也很整齐乾淨。

    「难得丈人不在,当然是要偷偷香啊。」他讲得流里流气,大手也不乾淨的吃起我嫩屁股的豆腐。

    「喂!你不是跟我爹爹说好,要等我满十六岁!」我拧他脸皮,这是有多厚可以这样出尔反儿。

    「是啊,你也听到了,未满十六岁时我来找你『玩,』他也不能阻止啊。」那个『玩』字被放了重音,怎麽听怎麽暧昧。

    里屋的寝室内,大床上还铺了厚厚的被子,也不知是不是那姓孔的在和他信弟大搞龙阳用的床,这鬼王也不客气的把我往上一放,自己也踢掉鞋子跟着上来。

    「你你你…你现在和我这个这个…我也还不能替你生娃娃的。」我想到他日前的一抹犹豫,突然间觉得有点委屈。

    「……原来你在意的是那个啊,」他鬆口气:「我还奇怪你怎麽气这麽多天日子,原来根本就不是啊。」

    什麽嘛!自己跟我爹讲话的时候,没回答爹爹那个问题的那个人明明就是他啊。

    「没关係啊,我们现在做起来放,我爽足了你也先存着气在体内,这样多好?」满嘴歪理,可让人听了有道理的原因,我想在于他的表情太过正经,用那美豔的一张脸说出来,我听着都差点要点头了。

    「不、不对啊……」勉勉强强还知道要反驳,可是连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有什麽不对的?」他笑了,笑得很适合他大坏蛋称号的邪恶:「放心,我也会让长生宝宝舒爽到的。」

    这个…我一向不太擅长和人辩嘴。

    我想这是因为爹爹话不多,我又没什麽其他亲近的人的存在。

    所以理所当然的我辩输给坏蛋鬼王,到最后是衣服被他脱了,他也脱了衣服。

    滚在软软的床上,我不忘最后一句:「我回去要跟爹爹说你欺负我!」

    他则是一根指头弹在我已经勃起的阴茎上:「这样像是我在欺负你吗?」

    ……怎麽办?真的不太像。

    我拉来一条被子遮住脸,装起鸵鸟来着,不过光熘熘的屁股没能自保,直接落入魔掌中。

    看不见,可我知道他在做什麽。

    他把……把我高高举起的小阴茎放在口中,像是含手指头般吞吐着。

    然后大手扳开我的臀瓣,比我还要柔软的手指滑入穴口,进进出出着。

    「嗯……」我用被子摀住嘴,仍是遮不住呻吟声。

    他似乎喜欢这样慢慢开发,可是我的身体想要更直接的。

    快点把阴茎插进来,把精水射进来,让精气传达全身。

    我的外表也许还是孩子,可是我的心裡已经不是了,我知道肛穴被抽插的快感,我知道精液射入的疯狂。

    「你讨厌我这样吗?」我悄声的说,以为声音会被被子给吸得一乾二淨。

    不过他听到了,问我:「怎样?」哼,我都忘了他不是人,怎麽可能听不见。

    「这样……性急…或者该说……淫荡?」我在意的,不只是他没有回答爹爹,我还不能替他生孩子的事。

    而是他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像哑谜的一句『……我应该,更早来找他的』。

    早一点来,我会不会还是乾淨的身子。

    早一点来,我是不是不那麽容易张开腿。

    早一点来,我是不是会看重自己一点?

    他把我脸上的被子拿掉,我脸上的泪痕没东西遮,只好双手一覆,遮着脸。

    「不是的……长生宝宝……」他没有硬是拉开我的手,而是捧住我的脸,连着我的手一起亲吻:「你这样很棒,很好……我很高兴你乐于生存的努力上,我真的…很佩服你…和你爹……」

    草是甜的吗?除了牛马羊以外大概都不会这麽觉得,可是当我饿到拔草吃时,我真的觉得那有一丝甜味。

    一边等爹爹替死人引路完来接我,一边饿得啃拳头、拔草吃。

    草,真甜。

    既然不能跳脱命运,那就去享受它吧。

    然后现在有一个人,温柔的抱着我、吻我,说,你真棒,真了不起。

    在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就期待着的一个怀抱,与无数的吻。

    我流着眼泪,不知何时鬆开了手,让他直接吻到我的脸。

    这一次他进入我的时候,很温柔,我几乎没有感觉到被进入的不适。

    他把我的腿环在他腰上,缓慢的抽送,缓慢到我在中途似乎睡着了,因为那就像是在摇篮中一样,前、后、前、后。

    后来我又被他摇醒来,在他慢慢的加快速的时候。

    我张着嘴喘息,半梦半醒间又哭了。

    他说你哭什麽呢?

    我说我不知道。

    他没叫我不要哭,他只是抱着我,继续抽送着。

    在最后的时候,他在我体内射出精水。

    那瞬间他说,哭吧,没关係的,长生宝宝,想哭时到我怀裡哭。

    我回家时已经隔天了,爹爹看着隔夜未归的我没有好脸色。

    「爹爹……」我讨好的笑。

    「……漱洗一下,去睡觉。」爹爹这麽命令我,又转头跟送我回来的未婚夫(?)说:「再怎麽样他都还小,你这样拉着他整晚煳搞瞎搞不应该。」

    呃…爹爹似乎误会了什麽,正直的我只好冒着捅到虎头蜂窝的风险替鬼王讲话:「爹爹……我们没搞整晚啦,他昨天只弄了一回就让我睡觉了。」

    爹爹微微皱起眉:「那你怎麽看起来这麽疲惫?」

    「没啊,我这阵子都这样,怎麽睡都不够。」揉揉眼,早上我看到自己的黑眼圈也吓了一跳。

    爹爹不再讲话,脸色有点……嗯?複杂。

    「总之……你先去休息。」爹爹对我这麽说,然后转向鬼王:「你等等来一下,有事想问问你。」

    爹爹的表情虽然奇怪,可我看爹爹也不是发怒前的模样,至于他要跟鬼王讲什麽,那就是大人之间的事了。

    我放宽心,打个大呵欠往屋裡走,根本不知道接下来等着我的风暴正要开始吹起来。

    完 2010/1/9

    引路师11(完)

    警语:

    恋童、高h、生子(这个警语早该放了...)

    引路师11 by 饭饭粥粥

    我们一族自称引路师,之所以自称,是因为几乎没人知道我们一族的存在。

    我们的族人少之又少,生存率低死亡率又高,以我自个儿来说,到十岁的现在只看过两个族人,一个是生下我的爹爹,一个是爹爹又生下的弟弟。

    在这情况下我常常跟爹爹说,我以后要生好多好多小孩,好让我们族裡更加繁荣、人丁旺盛。

    爹爹那时怎麽说?是了,他只是低着头说,想当种猪自己努力去。

    后来我懂事一点时,才知道生子时的风险与困难。

    我们不容易怀胎,因为要凑足足够形成生命的阴气不是件容易的事,像爹爹这样帮死人引路的勤劳样,也隔了十年才生下第二胎。

    然后在我们生子时又得冒着一大风险,弄个不好孕体与胎儿都会当场被群鬼分食。

    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很期待长大的一天,等我长大、怀胎、生子,那时我也要好好的照顾我的小孩,跟爹爹照顾我一样。

    总归一句话,我是很爱小孩的,也希望自己能早早生孩子。

    只是,就算是这样的我,在突如其来的变化下,还是惊讶到不知所措。

    「你怀孕了。」爹爹说。

    我一口汤没喝进嘴裡,喷了出来。

    鬼王满脸複杂的表情坐在桌边,拿布巾替我擦嘴角流下来的汤。

    才刚刚睡醒,坐到餐桌上来和爹爹、弟弟,与不知为何还没离开的鬼王吃午饭。

    第一口饭还没吞到肚子裡,爹爹突然丢下这句话。

    怀、怀孕?

    谁?我?今年才满十岁的我?

    我紧盯爹爹的脸,希望能从他表情上看破他在开玩笑,不过爹爹是不开玩笑的人,从小到大相处十年下来,我还没听他开过玩笑。

    「长生,这个……也许是真的,我昨晚就觉得你体内的气怪怪的,只是没想到那上头。」鬼王帮我盛了另一碗汤,放回我手裡。

    不是……这个…那个……我该说什麽?骂人还是欢呼?我该有啥反应?生气还是高兴?

    「怎麽可能……」真的是……怎麽可能?我体内累积了好几年的阴气才被这个不请自来的鬼王吹散去,然后又被他半哄半骗的射了精气进来,就这麽巧?不,不对,不是巧不巧的问题,问题在于十岁有可能怀孕吗?

    「的确是早了点…应该说,不只一点……不过这情况看起来是八九不离十了。」爹爹说:「总之为了保险起见,从今天起不准再外出、不准搬东西、家中不准钉钉子、不准……」

    在爹爹讲出一堆拉拉杂杂的『孕夫禁止事项』前,我赶紧打断爹爹的话:「这些爹爹在怀弟弟时全做了啊!」

    「我不一样,我已经生过你,在年龄上来说身体也已经成熟,」爹爹不理我,继续他的一言堂:「你还太小,又是头胎,生产时不知风险有多大,一切小心至上。」

    「鬼王~~」我转头向另一个人求救,要我十个月待在家裡还得了,人都要发霉了。

    「这些我都赞成,不过有一点不一样。」没想到这傢伙竟然跟爹爹一鼻孔出去,不过他说不一样的会是什麽呢?

    「什麽?」爹爹似乎觉得不对,脸色变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要带走他。」鬼王毫不在意爹爹变脸,一派轻鬆的讲出不可能的事。

    当然是不可能了,之前他自己和爹爹约法三章,要让我在爹爹身边待到十六岁的。

    果然爹爹不可能赞成,阴着脸说:「这是没门儿,长生得在我眼皮下头,生产坐月子这些我都要自个来。」

    「不行,」鬼王摇头,就像没看到爹爹快要发火的模样:「我一定得带他走。」

    「你……!」爹爹气得跳起来,声量也没了控制,我好怕他吵醒在一旁睡觉的弟弟。

    「无道真人一定不会杀你,应该不会杀他,但不见得容得下他肚子裡的孩子。」一个陌生的名字从鬼王嘴中流出时,突

    分卷阅读12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