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饭粥粥 - 分卷阅读10 引路师(网络版)  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引路师(网络版)高H 作者:饭饭粥粥

    分卷阅读10

    那两个死人也是你派来的!?」我勐力坐起来,想起那天引完路后就在大门口碰到他。

    「小傢伙,你想到哪去了。」他捏住我的脸,力道不小,捏得我痛得啊啊叫出来,「明明是你不自量力主动跑去送死,那两个怨灵哪是你一个人能解决的,要不是我后来刚好发现,让他们两个先行离开,我看你现在就是那栋屋子裡的第三个怨灵。」

    啊……是这样吗?我摸摸自己被他给捏得红肿的脸颊,不知道该不该生气。

    不过……「所以你是……偷窥狂?」知道我没办法泄身,肯定是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看光了。

    「……长生宝宝,咱们该闭嘴干活了。」这次他不捏我的脸,改捏我的嘴。

    哼……算了,不跟他囉嗦。

    干活,办事。

    完 2009/12/27

    引路师9

    警语:

    恋童、高h

    引路师9 by 饭饭粥粥

    虽然爹爹从未提过,可我知道爹爹小时候是和我一样的。

    在还没能记事的大小,爹爹就被爷爷带着大江南北的帮死人引路。

    引路,就是把死人眼前由慾望形成的黑雾打散,让他们看得到该前往的路,也许是到奈河桥上喝梦婆汤来投胎,也许是坠入十八层地狱把生前的罪恶洗清,那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我们一族有时会假扮成法师,反正法师也是在帮死人引到该去的方向,只不过使用的方法大大不同。

    法师用符水、用符咒、拿桃木剑划咒语让死人离开阳世,我们则是用身体。

    用身体的哪个地方……嗯~~其实倒也没那麽讲究,只是要让死人把『慾望』给散发出来,难免会用到……那个地方嘛。

    『慾望』,不管是对生的执着,还是对死的抗拒,到最后总会以最为原始的方法出来。

    那就是出精。

    我们使用各种手段,身体的各种部位,让死人们透过精水的射出来解慾,当然嘴巴和手很好用,不过依我个人经验来说,最容易让死人爽快的射出精水的,还是屁股眼。

    对一般来人说,大概永远只有出恭(汗)才会用到的地方,对我来说却是接受死人阴茎擦入、磨擦、射进阴精的部位。

    躺在死人身体下面,用我还未熟的身体接受他们的插入,是再自然不过的行为。

    自然到就像嘴巴是用来吃饭和说话一样,两种功用都同样重要。

    也因此我到底是几岁开始用屁股眼帮死人引路的,我也实在不记得了。

    而现在,一个不请自来的鬼王说,要我给他捅屁股眼,来交换一个我不可能记得的过去(怒!那才一、两岁的事,谁记得住啊!)我也只是想了一下便同意了。

    又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捅捅屁股眼罢了。

    躺在一点也不扎肉的柔软草地上,我望向天空是被大树给遮住的几丝光线,不刺眼也不难过。

    压在我身上的,是那些平常把我压着干穴的死人会唯命是从的对象,也就是鬼王。

    他跑来跟我说,要我帮他生仔。

    又说,我早几年就同意过他了,所以这事没得谈。

    听听,这还是人话吗?……啊,不对,他是鬼王所以不是人,该说,这还算是鬼话吗?

    生不生对我还太遥远了,我都还没成人呢,至少也要像爹爹在十六岁才生我一样,还要等个五、六年吧。

    和往常总是急迫的进入我的无知死人们不一样,他从刚才就缓慢的摸着我的身子,从圆润的肩膀、细瘦的手臂、其实还挺粗糙的手指(从小打水煮饭洗衣,你说这手能不粗吗?)他都很有兴趣。

    「喂,摸够了没啊,这种地方有啥好摸的。」我戳他的头,要他快点办事,自己刚才让我别开口说话的,却还不快办正事,是要把我从头摸到尾做什麽。

    「知道了知道了,怎麽你比我还急啊……」他放下啃到一半的鸡爪(就是我的手指啦),嘴巴直接凑上了我的胸口。

    因为我刚才已经脱光了,是赤裸毫无遮掩的,他直接舔上左侧的乳头,湿软的舌头没有我熟知的冰冷,感觉好怪。

    「嗯……」软软的鼻音自然跑了出来,我一向不会压抑声音,不像我那个看起来很聪明其实很笨蛋的爹爹老爱憋住喘息,搞什麽让自己大气喘不过来自找罪受嘛。

    不冷不热的湿软舌头贴在我的乳头上,不是舌尖而是舌腹,更显得柔软,我低头看到因为刺激而站立起来的乳尖甚至把他的舌头给压得凹了下去。

    右侧的乳头也挺立着,明明没人舔它捏它,它就自个的站了起来,颜色也比平常的肉肤色变得更深,赤裸裸的扎眼。

    「啊…啊……」好奇怪,为什麽被欺负的是胸口,我的下腹却燃烧起来一般烫乎乎的,让我不自觉的左扭扭、右动动。

    也许是被我动来动去给弄烦了,他一把压住我的腿脚,大手也不客气的顺势一路摸上来,小腿肚、膝盖窝、大腿内侧、脚根……然后再往上。

    「还真的是小孩子呐……」当他摸到身为男人最在意的地方时,竟然吐出这麽一句鬼话。

    「以后会长很大的!」就算现在是小雀儿,以后也会变成大鹰的啊!——这是,我的预定。

    「是是,这个儿也得长点,小豆丁似的。」也不知道是在讲哪裡像豆丁,一边摸弄我的小雀一边说,难得长的美豔过人的脸现在却笑得一脸猥亵,真是太暴谴天物了。

    好吧,用豆丁形容是不为过,我自己低头看看现在落入魔爪的命根子还不比魔爪的姆指长……的确是有点像豆丁。

    不过,不过,若是跟我自个儿的手比起来,倒是有比姆指长那麽一些,也比小指粗呢。

    「这要出精,还要个好几年吧。」他捏捏我的命根子,又揉揉后头的卵黄兄弟后评估。

    他说的很实际,我也没办法反驳,就算我有种变身成集市裡猪肉摊上的猪肉给人论斤秤两的错觉。

    摸够了我将来要长成大鹰的小雀儿,他这才把手指往后头移。

    那裡不用说,是我从小到大赖以『引路』的好地方,同我一开始说过的,嘴巴是用来吃饭兼说话,那儿是用来出恭兼给死人干穴。

    他的手指是湿的,在滑入我体内时我听到了噗滋一声,是先舔湿了的吗?其实不用那麽费事啊,那些死人哪一个不是匆匆就提屌上阵,还这麽劳驾子做什麽。

    被他这样对待,好像我是个什麽黄花大闺女,或者说是什麽……很重要的宝贝似的。

    「不用那麽麻烦了,快进来吧。」我拉扯他的头髮,黑得发紫的长髮又细又多,入手的触感就像沉甸甸的黑色黄金。

    我应该有扯痛他,因为我真的很用力,但是他不理会我的要求,一直细细的用手指,甚至舌头在扩张我的肛穴。

    「不、不要这样……」我宁可……宁可他像其他死人们对我做的一样,也不要这样彷若珍宝的对待我,这种感觉……好奇怪。

    可他就像是聋了一样,不管我怎麽说,怎麽叫,他都充耳不闻,直到最后确认了三指插入毫无阻碍时,他才抬起头来,用那深深的黑眼珠看向我:「长生……帮我,生个宝宝吧。」

    我眨巴眼,这个,不是早就说好的吗?

    不过,我也还没答应就是了。

    「……还…还好几年后的事呢,这麽早提没意义。」我想揪住他的鼻子,他反手握住我想做坏的手,就这麽往下带。

    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被他带到下头,贴上他胯下的硬物,他仍坚持,只是换了个说法:「那就,把我的气装到你肚子裡吧,一直一直都只有我。」

    好像……我也没得选择,不是吗?

    可我就是不说好,不想让这个看起来鼻子已经都要长在头上的傢伙得寸进尺,所以我不说话,相对的却把手一握——换来的是更硬的触感,以及某位鬼王的抽气声。

    「行行,算你倔。」他放弃要『淳淳善诱』,决定要『身体力行』,拉开我的双腿就要往前一顶。

    「!」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是鬼王,万鬼之王,身上虽然嗅不出一丝鬼气来,可他到底还算不算鬼呢?

    我再次扯住他的长髮,这次扯的力道真的很大,好几根头髮都给我扯断了。

    「等、等等!」这点不确认不行,我无视于他额头上冒出的青筋:「你这个,跟我那个了以后,会不会被我给『引路』了啊?」

    那个……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只是单纯的有点担心,你想嘛,他是靠死人的阴气而变强大的,可他再怎麽说之前也只是一个死人吧,要是他吸食的阴气被我给引澹了,这做多几次下来,到时会不会两眼一翻去投胎了。

    只不过这个问题似乎大~~大~~的~~刺激到他身为男人的尊严了,只见他咬牙咬得只差没发出吱吱声,难得的美豔脸蛋扭曲着说:「行!你真的行!」

    一句话没说完,竟然就这麽冲了进来。

    「啊!你这个……」我一句抱怨没讲完,真是,人不是肉做的啊!

    不过,他的进入莫名的让我有种安心感。

    虽然过于粗暴的动作让我有点痛,可是该怎麽说……就像是剑身归了剑鞘,总算是放对位置的感觉……

    比起被小心翼翼的对待,我更喜欢这样直接的、赤裸裸的、毫无距离与间隔的连繫。

    语言有假的,笑容也有假的,对于和爹爹两个人相依为命长大的我来说,要去分辨出其他人的真意,实在太难了。

    可是身体不一样,透过身体的传达过来的,绝对是最真实的,最……叫人感到安心的。

    一双大手贴上我的脸,连个茧子都没有的指腹细细的滑过我的眼角。

    被催促似的睁开眼,我看到正在进入我的男人。

    「长生……」他说,轻轻的呐喊。

    不要用那个名字喊我……我想这麽说,但张开的嘴洩露出来的只有喘息。

    双腿被撑开到极限,和我被捅开的屁股眼一样,不用低头我也知道他进到最裡面了,他粗糙的黑毛磨蹭到了我的大腿内侧,我甚至感觉到有两团蛋囊挤压到屁股肉上。

    这麽的深,深到肠子都给顶开了似的,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

    熟悉那当然是因为我从小到大给死人引路,穴肉早已习惯被开道般的捅入。

    陌生却是那温度,不冷不热的阴茎却给我有种燃烧的错觉,是因为以往都是凉得让人要打颤的冰冷阴茎吗?

    他开始抽送起来,用他彷若火烧般的茎身,我感受到肿胀的大龟顶到我穴内嫩肉,一会儿退一会儿进,磨得让我全身酸麻。

    「啊!啊!」我喊的直白,裡头是隐藏不了的春情味儿。

    也不需要隐藏,他全都知道的,从他看到我和鬼屋裡两个怨灵做那事,到现在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的硬挺阴茎。

    我才十岁,可是我的阴茎已经会勃起了,带皮龟头高高举起,卵黄蛋囊紧缩,享受着被男人肏穴的快感。

    他扛起我的腿,按压在他肩膀上。我的身体和他比起来是那麽的小,脚踝被他压在肩头时,我的腰自然的离地,臀部高高翘起,没有防备的肛穴口更加打开,让他尽情的在裡头勐抽直肏,弄得我更是一句接着一句咿咿呀呀。

    曾经爹爹说,我怎麽老是被死人给干得浪叫,我那时怎麽说了?是了,我说既然被弄得想叫,又何必咬着嘴假道学。

    爹爹气得拿书本打我,他也知道我说假道学是在讲他。

    本来就是啊,这一口气憋着多难过,不如喊了出来换气也顺畅,死人听在耳中啊啊声也是欢喜的吧,总是我喊得越浪,他们肏得越勐。

    这对鬼王来说,似乎也是一样。

    我微微睁开一隻眼,瞧见他双眉紧皱,汗水在他额头上浮现,被树荫遮挡不到的日光照射的闪闪发光甚是好看。

    可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看着我,眨也不眨。

    我愣住了,连声音也忘了出来。

    那裡头是什麽呢?

    疼惜?无奈?怜爱?悔恨?我没看过那麽複杂的一对眼。

    熟悉的眼。

    在我到了这个城镇后,一直追随在我身后的,就是这样的眼神吗?

    「长生……」瞧见我对上他的视线,他用我讨厌的名字喊我。

    「长生…长生…长生……」而且,不只一次。

    他边喊我,边加快了抽插的深度,彷彿一次又一次更加深入了我的身体,甚至深达我的心脏。

    我的心脏碰碰的跳,跟着他唤我的频率,以及他捅干我的力道。

    「……啊…………」声音卡在喉咙,出不来。

    他的眼盯着我,盯着我的一抹惊慌,以及一丝不解。

    「不要怕,长生……」他压低身体,温柔地吻上我的额头的同时,他的阴茎却快速的顶入,几乎捅破我的肚子。

    「!!!!!」我的声音没有叫出来,积压在胸膛内,全身发抖。

    这一瞬间,我感受到了。

    精水喷射进我的肚子中,随着一波又一波的精气。

    水柱般的精液打在体内只会停留在肠道中,可是精气却有意义般得越鑽越深,穿透黏膜、皮肉、骨头……进到无法形容的内部。

    他闭上了眼睛,在最后,忍耐快感似的紧皱着眉。

    卡在喉咙的声音在这时候才洩了出来,小小一声,猫叫似的:「啊…………」

    回家路上,我没用走的,走不动。

    明明也才让他弄个一次,我却腰酸腿软,依他所说的,是我实在太小了,身体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吸收完他的精气。

    啧,鬼王就了不起了,想来我一个晚上让二、三十个死人弄个几十来遍都没这麽辛苦。

    不过,给他这麽抱着走,感觉其实还不错。

    就像是,我回到很小很小的时候,爹爹老把我抱在怀中的感觉。

    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小小孩了,爹爹的怀抱也是刚出生的弟弟的了。

    可是像这样,被人抱在怀中走,不用出力视野又好的感觉,真的挺不错的。

    只不过在快到家时,我还是挣扎下来自己走,总不能让爹爹看笑话吧。

    时间挺晚的,天都已经全黑,我边推开门边猜想爹

    分卷阅读10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