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饭粥粥 - 分卷阅读6 引路师(网络版)  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引路师(网络版)高H 作者:饭饭粥粥

    分卷阅读6

    爹没说话,可是平常总是没什麽感情的双眼似乎带了一抹温柔。

    「等我长大生的宝宝也会没事的,你看我多努力在帮死人引路啊。」引路,不是把死人的阴气导掉,而是累积在自己的身体内。

    没人知道为什麽,累积的阴气会在腹内形成胎儿,生下来后,就是我们的后代。

    可是若在阴气不够充沛,或者说强大的状况下,生产那瞬间就是群鬼围攻,争夺吃掉婴儿的时候。因为这个婴儿,对他们来说怎麽闻都是一团美味的阴气。

    爹爹说,他的哥哥就是这样走的,和产下的孩子一起被吃了。

    真的是吃……血、肉、骨,甚至毛髮,一切都被死人们给吞到肚子裡,什麽也没留下。

    爹爹不要担心,我会努力引路,在我长大之前吸取很多很多的阴气,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宝宝。

    因为,这就是我们一族,生存的唯一方法。

    引路师的,一族。

    完 2009/5/20

    引路师6

    警语:

    恋童、灵异、h......算有?

    引路师6 by 饭饭粥粥

    虽然昨天忙了一整天,不过不知是否因为沉沉的睡过一晚起了效用,我只觉得体力百倍,蹬地一跳就四肢着床爬起来。

    「爹爹!我要看弟弟!」

    昨晚烛火昏暗,就算是亲手帮他洗过澡的我也顶多只知道他身上肥滋滋的,就像爹爹所说的,在肚子裡多待几天好长肉。

    「刚生出来能好到哪去,小猴子一隻。」爹爹嘴裡讲得虽毒,手上动作倒是很温柔的掀开手上的布包的一角。

    软软的,绵绵的,粉粉的,肉肉的。

    鼓鼓的两颊是粉红色的,眼珠子黑熘熘地,虽然张着眼却像是什麽也没在看,黑黑雾雾的几乎看不到眼白。小嘴巴红豔豔的,还一张一闭地发出巴滋巴滋声,口水都流到嘴角了。

    「爹爹!弟弟好可爱喔!」什麽小猴子,这麽白白胖胖的宝宝提着灯笼也找不到。

    「嗯,是比你小时候好很多。」难得爹爹没发挥毒舌,看来弟弟也算是在爹爹眼裡合格了。

    得到爹爹的同意,我把弟弟抱了过来。弟弟一整个软软小小的,红润润的脸颊肉肉嫩嫩的,红色小嘴微嘟嘟地发出啧啧的声音。

    「弟弟好香喔。」把头凑到弟弟脸边,我闻到澹澹的奶香,和昨晚那种腥鏽味完全不一样,这就是小宝宝的味道吗?

    也许是累了,弟弟先是打了个哈欠,大张的嘴巴裡只有小舌头和牙床,没有牙齿的小嘴发出几个单音后,眼睛眨巴几下就闭了起来。

    爹爹让我把睡着的弟弟放到床上,小声地交待我先帮他弄桶热水。我知道爹爹一定全身不舒服,昨晚只用湿布帮爹爹擦身而已,哪能去掉全身的汗味及血腥味呢。

    「爹爹,那我出去买些东西,你有特别要什麽吗?」打好水,也顺便在一旁备好皂角和擦身体的布巾后,我打算出去买一些好料给爹爹补身体。小孩生出来后我记得要吃猪肝补血,吃腰子补肾……顺便看爹爹还想指定什麽。

    「没,随你买就好,记得行事低调点,短时间我们还无法换地点。」爹爹拿了钱给我,小声交待我几句,就趁弟弟还在睡时赶紧去清身体了。

    拎着我的小包,我撕下门板上的符咒就出门去。符咒的颜色明显变澹许多,这是因为昨晚努力抵抗外头死人攻击所散去效力后剩下的色泽。

    小跳步的跑到平常採买的市集,正好是最热闹的时间,我常买的几间摊子前都是满满的人。

    「嗯~要等啊……」垫脚尖、探头,唉,十岁的个头就是这样,买个菜都像在打战。

    正当我想放弃,打算先去别的地方晃晃再回来时,一个声音叫住我:「小哥,又来买菜了啊?」

    「啊,先生。」眼前的,正是昨天卖墨条给我,又在傍晚时差一点给他发现到我在引路的书生青年。

    「墨条够用了吗?」搞不清楚他是无意有意,总觉得他的笑容有一丝趣味。

    「……嗯,昨天用掉了,谢谢先生帮忙。」总之拿人的手软(虽然我有付钱啦),赶紧装乖加上甜甜的笑容一枚。

    「嗯~不过,我这边反而不够用了,要不要陪我去买呢?」他温和的笑笑,突然提议。

    咦……?怎麽会变成这样?不过我转念一想,墨条昨天用了,家中没摆备用的也是不太好,不如跟他过去一趟,也可以顺便买一些。反正现在人这麽多,想好好买个菜都不容易。

    「好啊,一起去。」不知是否为错觉,他温和的笑容中的什麽似乎更深了。

    离市集绕出去其实也不是那麽远的距离,就有一间专门卖文房四宝的店铺,小小的店面裡满满的墨香和纸香,闻起来很是舒服。

    先生挑选了几种中价位的墨条,我则是照店家推荐选了比较不容易褪色的黑墨,想要试试看拿这墨来写符是否会比较耐久。

    路上聊着一些不要不紧的事,刚好经过了狭小的巷子口,突然间两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孩冲出来,撞了我一下又迅速跑了开来。

    「喂!」一个重心不稳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可我第一时间的反应不是摸摸我跌痛的屁股,而是摸了一下怀中的钱袋,咦……和预料中不一样,钱袋没丢?是这两个小扒手失手了吗?

    「你还好吧?」先生急忙伸手扶起我,还帮我拍拍屁股上沾的灰。

    「嗯,钱没丢。」顺便摸摸手上提的墨条:「墨条也没摔遂,没事。」

    他面露苦笑,然后告诉我说:「不过你的衣服髒了。」

    转头一看,我可怜的裤子,刚才不巧跌坐在哪家洗菜流出来的水洼中,又是泥又是灰的好不狼狈。

    「我就住在前头,到我那儿清洗一下吧。」先生指指前面没几步路的一间小屋。

    我想想要是这副模样回家,又要让爹爹担心,于是点点头,跟着他走了过去。

    他的屋不大,家具也极为简单。我直接被带进裡头的房间,他又拿了一件长衫要让我换。

    「不用啦,我借个水冲冲裤子就好。」上衣不用换了吧。

    「可是,」他指指我的胸口,说:「你这裡也湿了。」

    我低头,发现胸口到腹部一带的衣服都湿得变了色,奇怪了,刚才那两个小鬼莫非是全身湿漉漉的状态跑来撞我的吗?

    不过这衣服的确是不能穿了,我解开衣扣,三两下就脱得只剩底裤。

    站在一旁的先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苦笑,伸手要我把湿衣服拿给他:「给我吧,我拿去后头用井水先冲掉泥水。」

    「先生,不用了,您借我一件旧衣服吧,我自己去后头洗洗就好。」我怎麽好意思老是麻烦人,赶紧拒绝掉。

    「小孩子介意那麽多干嘛。」没想到他一手就把髒衣服给拿走,又把我推到屋角的床上,说:「我屋裡刚好没多的衣服可以给你穿,你就先用被子盖一下,别冷到了。」说完,竟然就丢下我离开了。

    眨巴眼睛,无言啊,不过总不能只一条底裤的冲出门去吧,我只好听话的爬到床上,我是完全不想睡啦,可是总不能老光着身子,到时得了风寒也怨不得人。

    盖上被子,瞬间一鼓疲倦感又爬上眼皮。奇怪了,是昨晚休息的还不够吗?因为做了整晚的梦,会疲劳也是应该的吧……可是、可是在别人床上睡着这样会不会很没礼貌啊,更何况先生还是去帮我洗衣服的呢……我一边与睡魔抵抗一边想东想西,不知何时眼睛已经闭上。

    『卡喳!』

    很轻微的一个声响,传到耳边。

    是什麽声音?先生回来了吗?那我更应该醒来才对啊……我这麽想着,却发现眼睛就像上了胶一样打不开。

    『滴……答……滴……答……』

    水声?

    很微小的声音,但却逃不过我的耳朵。

    『呼……呼……』

    还有,这特有的呼吸,带着说不出的澹澹腥味,就和青草被拔断后会有的味道一样。

    死人!!!

    是死人!有死人打开门进到屋裡来了!!

    我急着张开眼,却不管我如何用力都张不开,然后就在我与眼皮奋战时,水声越来越接近,我甚至可以听到很奇怪的脚步声,很沉重很沉重,踩下去时还会有水份被挤出来一般发出微微的滋滋声响。就像是身体吸满满的水,显得特别重的身体在踩到地面时,会挤出身体裡的水一样。

    溺死鬼!!我想起今天撞到我的那两个小孩,想起我胸腹一带衣服上的水渍,那不是一般的小孩子,是溺死的小孩死人!

    就在我猜出那两个小孩的真面目时,两个溺死小鬼已经拖着湿漉漉的身体走到床边,一前一后爬了上来。

    我感觉到身上的被子瞬间吸满水份,变得又湿又重。身下的床垫也一样,吸了湿的床垫贴在我的背部,突然间变得冰冷。

    「呼……呼……」呼吸声越来越大声,接着是冷冰冰的手(我猜是啦,又看不见)贴上我的脸,带着水份而浮肿的指头带来形容不出的感觉。

    鼻头一冰,带着凉意的气体喷到我的脸上,闭着眼睛我也知道,其中一个溺死小鬼已经把脸凑在我脸上,嗅着我的味道。

    要死了,他们小虽小,却也已经是死人裡的成员了,莫非是嗅出我的身份才追到这儿来吗?可是!可是!你们两个死小孩这麽小,我要怎麽『引路』啊!!

    『引路』,是我们一族特有的保命方法,我们使用身体的各个部位,让死人把挡在眼前的阴气转换成阴精射出,我们把那些阴精给吸进自己体内,一来让死人能看清死后该走的道路回阴间等投胎,二来我们会把这些阴气长年累积,等时间到了就会在腹裡形成一个新生命,也就是我们一族的后代。

    但是现在压在我身上的,是顶多七、八岁大的两个小溺死鬼,以他们生前的年岁看来,别说射阴精了,我看连硬都还不会硬咧,这样要怎麽让他们射出阴精啊!!

    正当我头大时,两个溺死小鬼已经依本能嗅出我的身份了吧,突然间身上的湿重被子被拉掉,身上才缓了一缓,又突然是两个冰冷的身体压了上来。

    没有想像中的轻,又或者说不该是两个七、八岁大的小孩该有的重量,我想这是因为他们的尸体吸入了大量的水份,不管是体内器官还是皮肤,都是满满的水,才会让他们如此的重……

    两个不知道自己有多重的死小鬼一左一右压在我身上,我感觉到左脚和右脚各被冰冷的什麽夹住,我猜是他们的双腿,把我的腿脚夹在他们的跨下。

    为什麽我会知道是跨下?还用说,因为有一个冰冰软软的什麽贴在我赤裸的大腿上,明明只是软趴趴的小肉块,却开始前后磨蹭起来,天啊~爹爹啊~~这样该怎麽办啊~~~~

    『卡喳!』又是一个声响,是什麽又进来了吗?是别的死人吗?是先生吗?

    天啊千万不要是先生,虽然我很希望有人能来救救我,可是要是先生进来我想也没啥做用,一般人没有阴阳眼,只会觉得我怎麽挺尸一样躺在床上不动,更何况这两个死小孩还把床垫与被子全弄湿了,先生会不会以为我尿裤子啊?

    「!」就在我猜测进来的是谁的时候,压在我身上的两个溺死小鬼突然停下一切动作,而门口那个人走了进来,从脚步声,从床垫被压下陷的感觉,我知道他坐到床沿上。

    接着,是什麽在看着我的感觉,强烈的视线感。

    这个视线不是第一次,我突然想起前几天,从市集跟着我的那对视线,就是『它』!!

    是人?是鬼?完全搞不清楚,没有死人特有的阴气,也没有活人该有的阳气,可是有着强大的存在感,就这样动也不动的盯着我……

    「……谁…?」我抖着嘴唇,好不容易发出声音:「你是谁?为什麽跟着我?跟着我做什麽?」

    视线端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是我就是知道,『它』笑了,勾起嘴角,笑得不怀好意。

    突然间,原本因为『它』进来而停下动作的两个溺死小鬼又开始动作起来,他们用浮肿的手指拉扯我的底裤。

    「啊!」感觉到胯下一冷,我知道底裤被他们给扯掉了,露出我光熘熘、一根毛都没有、也没有开始发育的下体。

    他们…他们要干什麽啊,明明只有两根软趴趴的小肉棒是想做啥啊……在我搞不清楚状况时,我的两脚已经被他们一左一右拉起来,接着是左右两个屁股肉被冰冷的溺死鬼手掌给拨开来,无处可躲的屁股眼就这样大剌剌的露了出来。

    「啊……不要!」我突然知道他们想干什麽了,在那个诡异的视线移到我的屁股眼时。

    我挣扎了起来,奇怪的是我的嘴、我的手、我的脚都可以动,就是只有眼皮像是胶住一样还是张不开来。

    可是就算我能动,那两个溺死小鬼却像是有无穷力量一样,把我压在床板上,我既推不开他们,也无法转身,只能像隻翻肚皮的乌龟般挥动手脚。

    视线的主人越来越近,我看不到,却能感觉到,『它』的头压低下来,几乎要贴在我的胯下处。

    『呼~』一口气,吹在我的屁股眼上。

    「啊……」怎麽回事!?怎麽回事!?

    不是死人的冰冷呼气,『它』不是死人吗?可是这股气怎麽回事?没有散去却聚集在我的屁股眼处,然后……然后,就像是有意识般,突然间朝我的屁股眼鑽了进来。

    「啊啊啊!这是什麽!啊!!!」我感觉到屁股眼被撑开来,被那股气撑开,就像平常在接受死人阴茎一样般,被挤开、被进入!

    那不是实体的阴茎,只是一股气,却硬生生的进来了!

    我的肠壁碰处到那莫名的一股气,颤抖着,却无力把它赶出去,只能让它一再一再往裡面鑽。

    「不要!不要进来!进不来了!」已经超过平时死人阴茎的长度,我感觉得我的肚子已经鼓起,因为这一再进入的侵入者。

    那是很奇怪的感觉,恐惧感中却穿插着,我无法否认的快感。

    是的,是快感,从被气体磨擦到的

    分卷阅读6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