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饭粥粥 - 分卷阅读3 引路师(网络版)  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引路师(网络版)高H 作者:饭饭粥粥

    分卷阅读3

    回想起昨天(今天?)那个死人最后的笑容,乾乾淨淨的笑容,心裡就窜起自豪感及一股澹澹的喜悦。

    一路好走,我窝在爹爹的怀中,发出无声的轻语。

    大哥哥,一路好走。

    完 2009/5/1

    引路师3

    警语:

    恋童、np、高h、灵异

    引路师3 by 饭饭粥粥

    嘴裡唱着乡村小调,我手挥柳条编的小鞭子催促想要走到路边吃草的老牛继续往前上路。牛车就是这样慢得让你想杀牛来吃,可是我人小力有尽,还没办法让马拉车。爹爹虽然会赶马车,不过他现在的身体根本不能从后头车厢出来。更别提请人来赶车了,不是钱的问题,是爹爹的身型现在不能见人的问题。

    我,是爹爹的儿子。名符其实的儿子,因为我是从爹爹的肚子裡出来的。而现在躲在车厢中的爹爹,肚子裡则装着我的小弟弟,诡异的男子怀胎模样让他目前无法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外头。

    「爹爹,要进城了。」看到前方的城门和人群,我转头跟躲在车厢裡的爹爹说。

    爹爹没马上回我话,过了好一阵子才发出声音:「嗯,先进来帮我。」

    把老牛赶到路旁,我从驾驶位直接往后爬进车厢。爹爹在裡头,昏暗的车厢内没什麽光线,可是爹爹的脸还白得显眼。这是因为他已经好久没晒到太阳,总是躲在客栈或是车厢内了。

    「你帮我把腰带拉过来。」爹爹招手让我过去,粗粗的腰围让他没办法把腰带从后转一圈,只好让我帮忙,这样他才能在前头打结。

    爹爹身上穿的,是女装。

    要进到有规模的大城内是必须接受盘检的,如果爹爹一个大男人模样还顶着大肚子,还不惊惹到被送进衙门去。所以爹爹一开始就教我去买几件妇女的衣物,让他在经过盘点的路上假扮成女子。虽然爹爹身高比较高,但坐在车厢内本来就不易发现不对。加上,哼哼~不是我要臭屁,我家爹爹长得可好呢,俊美的五官利用红粧掩饰住英气,在昏暗的车厢内绝对不会有人看得出他是男子。

    帮爹爹繫好腰带,再帮他背上披件外套,故意不遮住高高垄起的肚子(没人看到有孕在身的妇女会太为难),我瞧瞧我家爹爹,真是美人一个。

    「够了,滚回前面去。」养我十年的爹爹怎麽会看不出我在心裡笑他,手一挥就把我赶到车厢外头。

    「好啦!上路啦!」把小柳条鞭子一挥,我再次让老牛拉车上路。

    没有什麽意外,我和爹爹平安进城。拿着爹爹交给我的钱袋,我找了间比较接近闹区的空屋租了下来。这也是爹爹的交待,为了隐藏起我们的气味,我们需要躲进人多的地方,就算这边有智慧的死人比较多,也是无可奈何的做法。

    「爹爹,可以吧?」和屋主交待的业者交涉结束,我把爹爹扶到准备好的房间内。

    为了让爹爹能在生产前多晒点太阳,以及散步培养体力,以小气为兴趣的我狠下心来租了一间有隐蔽性院子的屋子。多花点钱没关係,等到爹爹生完弟弟、养好身子以后,就可以恢复他表验的法师身份除除鬼,把花出去的钱再赚回来就好了。

    「还不错。」爹爹看起来很满意,先绕了屋子内外一圈,接着就进到主屋内,要我拿出男装让他换回来。

    帮爹爹打理好,我先让爹爹进房裡休息,然后又马不停蹄的取了钱外出。这次和之前总是匆匆离去不一样,我们可得在这间屋子裡住到爹爹生出小弟弟以后才能离开。一些免不了的日常用品总要採买一下,要不然日子可不好过。

    在集市内东晃西晃,凭我的精打细算买到了不少物超所值的生活必须品后,我瞧瞧天色也不早了,正打算凯旋回府的时候。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背嵴传上来。

    我不知道该怎麽形容,硬要说,就像是彷彿有人看着你,并不是现在才看着,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我却现在才发现一样。

    迅速四处张望,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视线是对着我的,可是我知道不对劲,很不对劲。

    由于我们一族的特质,从小到大被『人』盯上早已不是什麽稀奇事,虽然说,盯上我们的,不太能用『人』来形容——那是已经死去,却还在人世间徘徊的死人。

    死人本能的会嗅出我们的味道,知道我们身上藏有能够解开谜题的答桉,然后会抓住我们,依他们的本能……侵犯我们。

    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的死人会在眉眼间被黑雾所笼罩,这种黑雾会让他们看不见应该去的路。可是只要在我们一族身上射出一次又一次的阴精,他们眼前的黑雾就会渐渐澹去,然后他们便能看见该走的路而离开。

    如果是被这种死人给盯上的话,我自认从小到大丰富的经验可以判断得出来,可是现在的视线不一样,视线传来的没有死人特有的阴气,却也不是活人该有的阳气。

    突然间我极端的害怕起来,未知的恐惧让我流出冷汗,篓住怀中的东西,我转身开始跑了起来。

    顾不得其他人惊讶的眼光,在还算拥挤的集市内我推开挡路的人,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家。可是就算我边跑边回头,确认没有『人』跟在我后头,那视线却一直没有消失,直到我跨进家门为止。

    「爹爹!」抛下手上的东西,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进爹爹的怀中,恐惧之中也没办法注意到爹爹的肚子,幸好爹爹抢先用两手把我抱住。

    「爹爹!有什麽跟着我!」视线在我一进门坎就消失了,我不确定爹爹有没有办法能感觉到:「有什麽看着我!会不会…会不会是真正的法师?」

    真正的法师,是我们要躲避的另一种对象。和我们引路师不一样,法师是凭着道具或符咒让死人离开人世,他们眼中容不下我们,认为我们也是死人的一种,总是追杀着我们。

    虽说法师也是有很多等级,我到现在为止没碰到过真正对我们有威胁的法师,大多都是挥挥符咒骗骗钱的水准罢了。不过爹爹还是常常提醒我,要是遇到有本事的法师,记得逃远远的,千万别跟他们硬来,小心哪天阴沟裡翻船。

    今天跟在我后头那不明的人物,是否就是法师呢?一回想起那种莫名的恐惧感,我直往爹爹的怀裡鑽,恨不得回到爹爹肚子裡头似的。

    「别怕,爹爹在这裡,没事的。」爹爹把我抱起来,往屋内走。呜呜,我真丢脸,都已经十岁了还让爹爹抱,更别提爹爹顶着一个大肚子,我真是没用。

    可是,可是我不想下去,爹爹的怀抱好温暖,我一直赖在爹爹怀中,就算爹爹抱我到他的大床上,替我脱了外衣和鞋子,我还是继续赖在爹爹怀裡,让爹爹侧躺身子抱着我,用他的大掌在我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拍。

    这种感觉好怀念……就好像以前爹爹带我帮死人引路时,把我抱在怀中一样。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呢?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反正我会记事后,就已经跟着爹爹帮死人引路,死人的阴茎很大很大,插在我小小的嫩屁股眼裡好不舒服,哼哼地抱怨时,爹爹就会拍拍我的背,安抚我。

    『别怕,爹爹在这裡,没事的。』爹爹把我抱在怀中,说。

    记忆中的爹爹和现在的爹爹一样,可是记忆中的爹爹那英挺的剑眉在眉心微皱着,上挑的眼角呈现情慾的桃红,我知道为什麽,因为爹爹一边抱着我,一边被死人压在地上撑开双脚,让死人的阴茎在他湿热的肛穴内抽插着。

    我想那次并不是我第一次被破身,我被破身时太小了,连记事都还不会。可是那一次爹爹的脸实在太漂亮,太……充满慈爱也充满情慾,才让我把那一次的引路之直深深记在脑海中。

    当时的我大概也才四、五岁大吧,被爹爹抱在怀中还小小一个,我窝在爹爹怀裡让爹爹环住我的小肥腰,我自己的小手则是捉住爹爹披散在胸前的长髮,也不知道有没有扯痛爹爹。

    四周传来死人们粗犷的气息,气息裡带着死人特有的死气,闻起来腥腥涩涩的。黑暗中我看不清楚有几个死人,只知道爹爹身后靠着一个,插在我嫩屁股眼裡有一个,在后头大力捅着爹爹的有一个,左边把阴茎插在爹爹嘴裡抽送的有一个,再加上左右围在一旁等顺序的,就不知道有几个了。

    『爹爹…痛痛,屁股眼痛痛~~』虽然让爹爹抱在怀中,被后头的死人捅来捅去前后摇晃就像在坐船一样有趣,可是屁股眼传来的不适感越来越大,我不依了,哼哼哼地哭了起来。

    爹爹脸一转,把嘴裡吞吐的那根死人阴茎给吐出去后,连忙轻拍我的背安抚我:『别怕,爹爹在这裡,没事的。』

    平常总是整整齐齐束在脑后的长髮披在肩上,几根浏海连着汗水贴在额头和脸颊边,英挺的剑眉随着下头死人的一冲一撞而眉心紧皱,上扬的眼角染上桃红,染上情慾的颜色。

    可是。

    可是爹爹的眼睛。

    紧紧盯着我的眼睛裡是满满的慈爱。

    『……嗯,爹爹在。』抽抽鼻子,小小的我趴在爹爹胸膛上,乖乖忍受下体传来的不适感。

    爹爹的身体在晃,我的身体也在晃。爹爹的屁股眼被死人捅着,我的屁股眼也被死人捅着。可是爹爹抱着我,我也抱着爹爹,所以我好安心好安心,只要爹爹在一定没事的。

    我们父子俩被死人们捅得越晃越厉害,就像小船在惊涛骇浪中挣扎。我的嘴裡单纯的发出啊啊声,可爹爹就不一样了,他咬咬嘴忍着,但是在忍不出时发出来的呻吟异常的黏腻,我都要怀疑这真是爹爹的声音了。然后啊,只要爹爹发出一次声音,捅着爹爹屁股眼的死人阴茎就会加快动作,他一加快爹爹又忍不住再哼哼个两声,接着死人动作又加快。

    这景象有点滑稽,我不禁忘记身体的不舒服,咯咯笑了出声。看到我笑了,爹爹也笑了,有点扭曲的嘴角,不过爹爹也在笑,看着我笑。

    我感觉到屁股眼被撑得好大好大,然后是一股冰凉的热流(对不起我知道这很矛盾,不过体内的感觉就是这样)冲了进来,我啊啊啊地尖叫,小手用力地紧握住爹爹的长髮。

    爹爹也叫了出来,啊……地小小一声,像是在叹息又像是在呻吟,趴在爹爹身上的我感受到爹爹的身体在颤抖,我猜在捅爹爹屁股眼的那个死人也已经把阴精泄在爹爹裡头了,所以爹爹才会抖成这样。

    『爹爹冷吗?屁股眼裡头被泄了好冰是不是?我帮爹爹取暖,爹爹也帮我取暖。』我糯糯地说,张开小手环住爹爹的身体。

    爹爹没回话,不过他把落在一旁的衣物拉过来,盖住我的身体。同时爹爹推开压在我身上的死人,再用衣物盖住我光熘熘的小屁股。

    『睡一下吧,爹爹在这裡,不用怕。』爹爹的声音连同震动传到我的耳裡,和平常不太一样,却依然能让我放心。

    爹爹的身体继续摇晃,我知道是死人们继续在用他们的阴茎捅爹爹的屁股眼,前后啊摇的好像摇篮一样,我窝在爹爹怀中,很放心的睡着了。

    醒来时,我发现我在大床上,整个人缩在爹爹怀中,还顶着爹爹的大肚子呢。

    「醒了?醒了就去洗把脸。」爹爹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和平常一样冷冷的,没了刚才梦中的温柔。

    不过同样是爹爹的声音,我的爹爹。

    「嗯。」爬起床,踹上鞋子我赶紧去洗把脸,外头已经是一片漆黑,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这麽晚了爹爹还没吃饭,不知会不会饿到肚子裡的小弟弟,小弟弟出生后会不会怪我跟他抢爹爹害他肚子饿。

    总之赶紧到后院打水洗菜,在院子裡我四处看看,确定没有今天在外头感觉到的奇怪视线。我有点放心,却还是无法释怀。

    我们得在这儿待到爹爹生完小弟弟呢,希望不会发生什麽事。

    总之,有爹爹在,没事的。

    我自己跟自己说,没事的。

    完 2009/5/4

    引路师4

    警语:

    恋童、np、高h、灵异

    引路师4 by 饭饭粥粥

    「小哥,今天买鱼不?」路边的小贩叫住我,瞧瞧鱼目清晰无杂质算是新鲜,我让他秤了一尾给我,又硬是让他送我一把大葱。

    左手才接过竹叶包的鱼,右手又指向一旁卖菜大婶手边的篮子:「麻烦帮我抓两把嫩薑,算我便宜点啊。」

    「小哥啊,当然要算你便宜了。对了,今天要叶菜不?早上才摘的唷。」大婶很会做生意,又让我多买了空心菜和白萝卜。

    最近我在这一带已经溷得挺熟的,大家都为我是那栋沉宅裡打杂的。我也没说破,就让他们去误会,反正我和爹爹也不会久住,等爹爹生完小弟弟,身子养好后我们就要离开了。

    至于为什麽会被当做是打杂的呢?道理也挺简单的。基本上我们租的那屋虽不大也不小,一般会住在裡头的人肯定有几个僕役伺候,只可惜我和爹爹的状况不同常人,哪能让外人近身。不得已,从小到大这类採买杂事都只好自己来,练就我一身杀价喊价的好工夫。所以说就算我穿得不像一般小僕,一出门买起菜来也不会有人把我当少爷看。

    再买了块猪油,顺便和肉贩叔叔撒点娇,让他送了我两根大骨,今天的菜色就已经齐全了。

    「葱花蒸鱼,吃了养眼睛……大骨萝卜汤补骨头……叶菜用猪油炒才有营养……」扳扳指头算算也有三道菜,应该够了。款款我的小包袱,正打算打道回府时,眼尖的瞧见路边不常见到的一个小摊子。

    简简单单的摊子上没摆太多东西,一叠白宣纸,几隻大小不一的毛笔,还有几张已经写了字,摊在桌面上的长帘。我仔细一瞧,字倒是还挺不错的,若是在过年前应该是卖春联的摊子,平日的话就像现在这样,摆些字帘来卖,或者是代笔书字赚些写字钱或润笔费吧。

    「小哥,要不要买些字帘挂挂?若是有

    分卷阅读3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